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使己为政 >正文

有惊无险,幸得平安 ——小儿的惊险之旅

时间2019-01-14 来源:末日进化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生下小儿已经五个半月了。除了怀孕前写过一篇对于放开二胎的随感,怀孕期间写过一篇对于自己当下状态的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再没有文章谈及过我这个小儿子。今天我鼓起勇气,再来回顾一下我生产前后的过程,谈谈这个小儿的惊险之旅。

三十九周岁的这一年的年头,我怀上了这个孩子,整个怀孕过程还算顺利。

到了孕晚期,有一次早上吃完早餐刚坐到办公室不久,我感到极度困倦,少年贫血经常晕倒的经验告诉我,我要晕了。忙把头倚在椅子靠背上想着睡一会或许会好点。结果一下就晕过去了,再醒过来是被满鼻子的呕吐物呛醒的,我的身上,面前的桌子上,地上,都是我呕出来的东西。而我都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只好回了学校的临时宿舍清洗换衣服。后来去医院检查,三次胎心监护有两次不正常,医生让留院观察保胎,住了三天院见没什么事,我就出院去上班了。

离预产期还有两周时,我咽炎发作,导致咳嗽持续不停,怕影响到胎儿又不敢吃药,以致得了压力性尿失禁的毛病,严重到戴成人纸尿裤的程度。我只好请假回家呆着了。而那时腹中胎儿还不到39周,我一度担心咳嗽剧烈会震破水提前生产,结果这个担心成真了。

在咳嗽一周后的某个半夜,我咳嗽醒了,一股热流从腹中流出,我感觉到跟之前尿失禁是不一样的,赶紧推醒爱人,说我可能是羊水破了。车后备箱早就放好了之前收拾的住院用品。抓紧收拾了一下,正好我的母亲从老家赶来没两天,也随我们一起前往市妇幼保健院,全程滨河大道,十分钟就到了。到急诊处又是银川癫痫病治疗医院检查又是各种交费的,整个过程我不时地咳嗽,每次咳都会伴随羊水涌出,幸好戴着成人纸尿裤。我急得向医生表明羊水要流完了,医生说羊水是流不完的,随着自身的循环,一直有羊水产生。

住院部暂时没有床位给我安排,我被直接推到了待产房。爱人到处跑着交费后也是没有床位,妈妈只好带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守在待产房门口。早晨公婆送大儿子上学后接到爱人打给他们的电话也赶过来了。他们在外面心急如焚,而我在待产房里一直挂着胎心监护,身体却没有阵痛的迹象。随着我忍也忍不住的咳嗽,羊水一直流,到后来我感觉再流出来的不是羊水而只是尿的时候,再次喊来护士,要求给我打催产针,那时我还以为自己能顺产呢。护士说值夜班的医生在产房里忙不过来,夜里不给打催产针,让我等。护士能做的就是给我换了两次待产床上的垫子。因为不换的话我就会一直置身汪洋之中。黎明时分我听到护士打内线电话给产房里的医生,说我的羊水过低,才三个多,是不是得进行剖腹产了。医生让继续等,他们仍然是忙不过来的样子。后来护士过来给我说,天亮后八点交接班,八点后才能打催产针,而我这例打催产针也不一定能生出来了,羊水过少,胎儿随时有危险。但她同时表明,当天白天预约的剖腹产手术有二十多台,光夜里都有十几个,我上午能不能插上队难说。后来在手术室前等待的时候才听别人提到那天是个好日子,所以很多人扎堆生产。

在爱人到处打电话后终于安排我能让八点后上班的医生给我第二个做手术,术后病床也安排好了。这一等就到了九点左右。从三点破水到九点之后上手术台,中间的惊魂几小时我是什么好念头坏念头都有了。河南专看癫痫病医院

生大儿子时是顺产,虽然也经历了一天半的催产阵痛经历,但没有动大手术。这次上了手术台,要被剖腹了,我的确是害怕的。

在手术室亲手签关于麻醉的同意书时,看到满纸的有可能会发生的后遗症等各种危险的情况,我的手都要颤抖了。在麻醉师要求下,侧卧弓身,麻醉师在我脊椎的中间部分扎入了麻醉针,是有疼痛的感觉的,而且的确也留下了后遗症,直到现在我的背部中间那个地方都还在隐隐作痛;尾椎骨疼到坐卧难安,久站也疼,不知跟这个麻醉有没有关系,但怀孕让我的整个骨架都不好了。

打麻醉针的疼痛还在其次,插导尿管也是挺让人痛苦的。相比之下,麻醉状态下的剖腹倒是没有痛感,只有肚皮被扯被提的感觉。这个过程中我强忍着不咳嗽,后来听到婴儿被拿出来了,我精神一放松,嗓子痒得忍不住咳嗽了一声。这时听到给我做手术的医生说了一句:让她睡着。麻醉师便把一针筒的药往旁边给我输液的管子里注射进去了。随后不久我便没有了知觉。

后来看到很多关于生孩子并发羊水栓塞的新闻,这种致命的并发症好多是手术过程中产妇的咳嗽引起的。难怪医生让我睡着呢。不然,以我那时的身体状况,咳嗽是分分钟的事。现在回想一下都觉得太危险了!

手术进行中,我迷迷糊糊被护士叫醒,往旁边扭头看去,护士两手掐住孩子的肋下,小鸡鸡冲着我的脸,问我:你看一下,是男孩还是女孩?我连孩子的脸都没看到,只看到了尿尿的地方,虚弱地说了一句:“怎么又是男孩?”护士只是造成癫痫病的因素有哪些照着程序走,也没顾得理我,扭身就去包了包被后送到外面家人手里了。

之所以在那种局部麻醉加被催眠的状态下本能地说了那一句“怎么又是男孩”,是因为之前一直以为会是女孩。爱人一直想再要个女儿;我本来是男孩女孩都可以的,但怀这一胎时跟怀大儿子时有许多不一样的地方,所以我们一直以为这个会是女孩。

后来我又睡着了,所以不知道手术缝合时间用了多长时间。被推回病房直到几个人合力抬我往床上放,我都没多少印象。后来迷迷糊糊被爱人叫醒,说不能光让我睡下去。按护士教的给我按肚子,痛得我惨叫。他不敢再按,又找护士,护士过来按得更重更疼,血也随之涌出。护士说必须得按。每天固定时间揉肚子按肚子,我才能恢复得快。

这个痛苦毕竟还只是按的时候痛,最让我难以忍受的是我的咳嗽还没好,一咳嗽就震得刀口疼。我们知道,剖腹产的刀口可不止一两层,即使表面的刀口好了,腹腔的包括子宫的刀口都在痛啊!更何况我的剧烈咳嗽带来的,那可不是一般的痛苦。所以病房里包括加塞的床,就属我最痛苦。我羡慕健康的她们,我羡慕顺产的产妇,当天就能走动,第二天就能出院。

当然,剖腹产在医院里住了三天半就出院了,在医院休息很不好。每天各家都人来人往的说话声音繁杂,很难睡好觉,加上还要照顾孩子,身体真的吃不消。母亲年龄大了,只白天我爱人到处跑手续时在我旁边帮着照顾,每晚爱人开车送母亲回家睡觉,他再赶回医院陪护照顾。我的镇痛泵里的药还没用完,就在一次家人都不在跟前时,在成都著名癫痫专科医院给孩子换纸尿裤的时候手背上的针头被扯掉了。后来索性就让护士拿掉了镇痛泵。因为戴着时也没觉得有多镇痛,该疼的地方一样还是疼。

幸好我的母亲一直陪伴着我,虽然她的身体由于出过事故,多处骨折处也没长好,但照顾我很多。出院回家后给我做饭,给孩子洗尿布,让我坐月子没受多少苦。我出了月子后母亲又匆忙回老家照顾父亲去了。

在此给像我一样高龄的妈妈提个醒,慎重考虑好再做决定。对于二胎,不要有不要的轻松,要了有要了的幸福和辛苦。一旦怀上了,就别犹豫了,不然孩子会有感受的。

虽然我之前对要二胎一直有抵触心理,并且这个孩子让我的身体经受了许多磨难,落下了尾椎疼的病根;但是,现在他就在我的面前,天天只会望着我,我不在跟前时会喊妈妈。是的,在我们俩朝夕相处的过程中,我早早教会了他喊妈妈,三四个月的时候已经喊得比较清晰了。我现在眼里心里都是他,大儿子由他爷爷奶奶接送,吃住都在我公婆家。爱人下班后过去辅导大儿子的作业,每到周末再带回来跟我聚聚。所以基本上我的全部心思都在这个小儿子身上了。

看着他望向我的笑脸,听着他冲我发出的各种呢喃声,一切痛苦也值得了。至于以后带孩子上班将来两个儿子怎么办,我在刚生产后的那几天的确失眠过。但后来就不太想这些了。且将眼前的幸福抓住吧。生命的神奇就在这里了,还有什么可顾虑的呢?

2017年4月30日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