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机甲狂神 >正文

关于选择读一本书

时间2019-01-12 来源:末日进化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前两天看知乎上有陌生朋友提问,怎么样才能找到好书来阅读。回答者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方法,用我的话来描述,就是滚雪球的找书方法。我想了想,自己似乎从来没被这个问题困扰过,又想了想,啊哈,自己其实是有一些途径的,只是身处其中而不自知罢了。对了,提前说明一下,我说的书指的是那些乱七八糟、无法加以概括的课外书,不太包括专业书,其实想想看,专业书还用自己伤脑筋去选择么,老师都安排和推荐了呀。

      方法一:去图书馆随便转

      读书最多的时候应该就是大学的四年间,研究生三年也读了一些,但是没大学读得多。真心觉得去图书馆瞎转悠是个很不错的方法,就像男女间的邂逅,要的就是那种不经意和无目的性,很多时候是会发现好书的。有些书可能是早就心心念想着了,但某个一打岔不小心忘了,在图书馆的某个角落不小心又找到了,就像故友重逢,感觉不是一般的妙;有些书可能自己从来没往这个方向考虑过,但是看到书的标题或者封面,或者目录,刹那间就被吸引住了,于是想借来看一下,这便像是一见钟情了。

      方法二:找朋友推荐

      这种方法其实很少用,一般是在书荒的时候,或者极度无聊的时候才去找靠谱的朋友推荐他觉得值得被推荐的书。不过这种推荐也是有选择性的,比如说我知道我的一个朋友是学经济学的,我就请他给我推荐经济学领域里的大众入门读物,比如说我知道我的另一个朋友在法律上有些研究,就请他给我列一些不那么难读的介绍美国判例法的书单。我之前看过的《谁来守护公正(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访谈录)》就是通过这种途径得来的,由此衍生的还有《批内蒙古哪里能治癫痫评官员的尺度》和《九人:美国最高法院风云》等。要不然,像这种既属于新书(图书馆进书有一定的周期,较新的书总不能第一时间在图书馆借阅到),又不属于自己了解和擅长领域中的好书就很难有机会读到了。注意一点就是,找朋友推荐,别给的范围太宽泛,也别超出他的知识领域,给一两个关于题材或者自己比较关心主题的关键词的限制,你从朋友那里得到的结果会对自己有帮助的多。即使朋友的能力范围不能给你推荐到合适的书,我相信也会给你一些有益的建议,在已经站在了外围的情况下,顺藤摸瓜就会进入核心。

      方法三:找官方好书推荐

      这里所说的所谓的官方好书推荐,就是大家常看到的那种年度好书推荐,比如凤凰网读书频道、新浪读书频道、新京报书评周刊、豆瓣读书等。一到年末或者下一年年初,随便翻翻网页、微博、微信公众号或者朋友圈的分享,可以看到很多这种消息。有些其实不止是年度盘点,季度甚至每月都有盘点。就我个人而言,这种方法用到的就更少了,也不做主要推荐。主要理由是,一来这种方法针对大众可以,针对每个个体,适用性会差一些。二来评判的依据是什么,真的有那么多人打分,而且经过科学合理的计算吗?还是有点持怀疑态度的。我偶尔也用过,比如读过豆瓣2014好书盘点中青春文学类的第一名《暗恋·橘生淮南》,虽然评分在9分以上,但是我自己读完后比较无感。其实这种方法不失为一种选择,只是不是针对自己的最优选择。我觉得症结在于,那些品牌的影响力给了我们过高的预期,当预期不能满足自己的需求时,希望便会变成失望,就是这么简单。

      方法四:百度之

      不记得什么时候听过这么一句话,长沙哪治癫痫好内事不决问百度,外事不决问谷歌。用百度来搜书,在某些情境下,是一种看上去简单粗暴,实际上行之有效的办法。这种多用于目的性比较强的阅读动机,比如说我曾有一段时间需要了解运营的专业知识,就通过百度搜到了一本《从零开始做运营》。比如说我又有一段时间心血来潮,想知道炒股是咋回事,就查到了一本《从零开始学炒股》。方便快捷,这便是百度的好处了。

      方法五:朋友主动推荐

      我觉得这种方法很不错,平心而论,我们每个人只有在自己非常有共鸣的时候才会乐于去和别人分享某样东西。如果说这本书打动了他,那么一定有值得被阅读之处,说不定也会在相同的地方,或者更多其他的地方打动自己。我看到的不少好书都是源于这种方式,而且因为朋友的兴趣和关注点不同,推荐的书的类型也很多元化,比如有温暖治愈的《解忧杂货店》,有官场生态的《沧浪之水》,有关于梦想的《The Alchemist》,有揭示历史的《血酬定律》,有商战教训的《大败局》,有畅谈法制的《民主的细节》,有人生百态的《乖,摸摸头》。每当看到朋友兴致勃勃,迫不及待希望我跟他一起去读的模样,我便觉得一定可以好好看看。

      方法六:电影、电视、话剧的衍生品

      我有个习惯,无论是电影、电视、话剧或是其他艺术形式,只要是自己感兴趣的,只要是根据小说或剧本改编的,有文字依据的,那么或者看之前,或者看之后,我一定要把文字拿过来读一读。主要是我这人好奇心太强,觉得单纯的画面和声音不能完全满足我的需求,必须要把最原始的东西拿过来研读一番才能更好地感受,而且确实,改编过的东西出于另一种艺术形式的需要,总是会失去河北专业的癫痫医院一些有营养的成分。像《甄嬛传》、《怦然心动》、《匆匆那年》、《挪威的森林》、《左耳》、《茶馆》、《雷雨》等等,你一定会发现小说或者剧本比你看到的电影、电视和话剧丰富的多,有意思得多,能给你的想象空间更多。我记得我小时候看电视剧《三国演义》,每年暑假电视里放了多少次,家里《三国演义》那本书就被我重新翻了多少次,记忆最深的还是刘备三顾茅庐和赤壁之战的那部分内容,不变的印象是文字把诸葛亮舌战群儒的潇洒之姿写活了。想想吧,自己看了多少美剧、英剧、大陆剧、日韩剧、港台剧,还有不断上映的影片,不乏少数是根据小说改编的,就这些,看书就不用愁啦。

      方法七:小时候的积累

      我说的小时候的积累,指的是我们知道的那些经典名著,作者说出来都能吓死人的那种。随口说几个,比如《安娜·卡列尼娜》、《人间喜剧》、《红与黑》、《飘》。之所以叫做经典,就是这些书,无论放在什么年代都不会过时,无论看的人处于什么年龄段都能得到属于自己的收获。这些书,大家脑子里都有,可能碰到什么契机想起来就看了,属于可遇而不可求的那种。比如说前段时间跟朋友聊基督教,于是我便重新拿起《圣经》读,从“旧约·创世纪”开始读。其实大学的时候也看过《圣经》,但是已经隔了些年头了,又有些淡忘,新的激发点给了我新的动力,这就莫名而非计划性地进入了我的书单中。

      方法八:滚雪球类的阅读方法

      这是我最推荐的一种方法,也是个人觉得最有智慧和最具主动性的方法。第一个问题,雪球从哪里为起点开始滚呢?回答就是书中任何一个你觉得可以作为起点的地方。比如书中提到的其他书(包括书的正文和索贵阳专治癫痫医院引),比如作者,比如书的主题。第二个问题,雪球怎么滚呢?如果是书中提到了其他书,这个简单,直接挑喜欢的看去好了。如果书的作者你觉得不错,这个也简单,百度一下作者的其他作品,记得当时看毕淑敏、史铁生、王安忆、余华、王小波、梁晓声等等这些人的书都是这么看过来的,看过散文看小说,看过小说看杂文,看几本代表作,基本也就了解这个作家的风格了,再稍微思考些,基本也就大概概括出这一类作家的风格了。如果书的主题你感兴趣,其实也不难,找同类型的作家一读就完了。记得我有段时间对社会、人生、历史这种题材感兴趣,先是读了吴思的《潜规则》和《血酬定律》,后来又读了李承鹏的《全世界人民都知道》、《李可乐抗拆记》,中间又掺杂着读了韩寒的《1988,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青春》,就觉得似乎读的书更加具有立体感和系统性了。再如果……其实只要有心思,很多或明显或隐晦的角度都可以作为雪球起始的地方,搞得不好,雪球还会越滚越大,越滚越远,甚至除了雪球,你又发现了别的新玩意儿,于是你惊奇地发现你滚出了一条路。像矛盾文学奖系列的书我就是这样滚出来读的,从第一届一直读到最近的第八届,当然也不是每一部作品都读过,只能说读过大多数。这是显而易见的起点和路径啦,稍微具有一点隐蔽性和幽深感的路径比如说从《明朝那些事儿》到《万历十五年》,甚至再到相关的评论性文章,连接点是明朝。比如说从《雍正皇帝》到《康熙皇帝》到《乾隆皇帝》到《少年天子》到《张居正》、《曾国藩》、《孔子传》,连接点先是清朝的皇帝,后来是历史上的名人,这个有点拐弯了。

      说了这么多,总之一句话,读书需要选择,但前提是你得读。不要再假意烦恼地问自己,书这么多不知读哪一本好,真的,你犹豫不决的任何一本书都可以。有人读字典都能读出趣味,哪一本书不比字典有意思得多,你说是不是?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