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使己为政 >正文

曼陀罗草

时间2019-01-12 来源:末日进化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曼陀罗草

世界上最后一朵花凋零了,那是在一百年前的事

那时,人们还沉溺于女巫的戏法之中,用木头做的巨大傀儡,上面镶满了闪闪的宝石,有来自东方的翡翠,来自印度的蓝钻,来自英伦的祖母绿,这些傀儡可以作任何人能干的事,洗碗,扫地,甚至还可以开口说话,加之那些纤细的齿轮,奇异的彩虹光泽,每个人都渴望得到一个

“一个只要九十九”女巫说“只要九十九,你就可以获得一个永远的仆人”

于是每个人都拿出了自己的钱袋,女仆忙着搜罗自己的小布包,主妇忙着寻觅自己的私房钱,当他们把钱拿到那儿时,女巫却摇了摇头,说

“不,我要的不是这个?”

“那是什么呢?”

“是花朵”她说“一个傀儡要九十九朵花”

于是人们便涌向花店,一些穷人则涌向田野,他们太穷了,以至于连一朵花的钱也出不起,但是正因如此,他们才需要一个傀儡

就这样,花儿们渐渐的消失,先是铃兰,再是郁金香,最后是北国的一些小花儿,它们隐藏在冰雪之中,但还是被人翻找出来,用来换取一个傀儡仆人

“我可不需要这玩意”国王坐在高高的台子上,抬着他的玛瑙扳指说

“我这儿有的是仆人,谁要这种木头做的傀儡”

“当然啦,我的陛下”那傀儡开口说“可是,您的仆人们每天都在干什么?”

“打扫宫殿,清理花园,还有为我做点心”

“他们和一把工具有什么区别呢?”

“这——”

“我的陛下,虽然我是个木头傀儡,可我却有心,而他们虽然是肉体做的,却只是空空荡荡的傀儡”

这番话触动了他,于是国王挥一挥手说

“那么,给我来一百个这个家伙”

“好的,不过,陛下,您的仆人好像不止这些”

“那么,给我来一千个,不,一万个”

就这样,傀儡们一个接一个的涌入王宫,它们比仆人还要尽职尽责,无论是煮莳萝汤,还是做烤乳鸽,最重要的是,它们总能听懂国王的心意

“外面的雨太大了”他说

“是您的心太寂寞”那傀儡说,他张了张嘴,从里面蹦出一只小小的蓝鸟,那只蓝鸟开口唱了一会歌,又从歌声里飞出一只蝴蝶

国王看着,觉得很高兴

“还有什么,一起给我看看”他沉浸在这戏法中,一边让人拉上帘子

帘子之外,是无尽荒芜的原野,那些花儿都消失了,它们被人摘下来,交到女巫手上,又被一朵朵的扔进水晶缸子里

花瓣在水波中翻腾着,渐渐的,它们的身子消散开,化作一汪幽蓝的池水,这些池水渐渐的干涸下去,最后变成一滴晶莹的蓝色泪珠

“哈哈,炼成了”女巫喊,她把泪珠滴到嘴里,只那一下,她的容颜就飞速的倒退,凹陷的双目变的又圆又亮,佝偻的背也挺直了起来,还有那原本皱巴巴的皮肤,现在也变得像丝绸一样又光又滑

“我吃掉了世上所有的花朵”她喊“这让我回到了一百年前”

“你吃掉了世上所有的花朵”花商们喊,现在他们无处可去,只能关掉铺子,沦落天涯了

然而更糟的还在后头,有一天,王后想要拿一点花儿来装点自己的庭院,于是她拿了个水晶瓶子给女仆“去,去为我采一点花来”

“抱歉,王后,但一朵花儿也没有了”

“蓝莲花?”

“没了”

“水樱草?”

“没了”

“波斯菊?”

“没了,都没了”

王后叹起气来,国王见了,问“怎么了?”

“我想要一朵花儿”她说“那个女巫弄走了所有的花儿,哪怕留给我一朵也是好的”

国王想了想,便在全国贴下告示,只要可以拿出一朵花的人,就能得到半个王国的财富

当然,无数的人都为之疯狂,他们涌向田野,涌向森林,涌向北国的冰川,但那儿除了一株株不开花的雪松,就只有无尽的苔草

“快,快开花呀”有人握着一株草喊

“我不会开花”它说“在我的边上,原本长着一朵鸢尾小姐,它被你给折断了,那是十年前的事了”

终于,人们发现,自己已经失去了世上所有的花朵,原本随处可见的事物,一下子成了永远的回忆

时间就这样过去了一百年,大部分人都渐渐忘记了花儿的存在,他们靠着彩色布片和玻璃陶瓷来装点庭院,用五枚瓷片做成花儿的形状,有的孩子会问

“这是什么呀?”

“这——大概是花吧”他们说,这些大人也没见过真正的花儿,一切都只能在书本和博物馆里看到

一个孩子把指尖按在花瓣上,锋利的瓷片刺伤了他,一滴血珠落了下来

“花花好坏”

“因为这不是真正的花”

“那真正的花是什么样的呢?”

“这个——”

他们正犹豫的档儿,一队人马跑了过去

“让一让,都让一让”他们喊,这些人是花朵猎手,虽说已经过去一百年了,但誓约还在,有一批没有放弃希望的人,还在努力寻找着

“看来他们很喜欢花花呢”羊癫疯能不能治好p>

“不,他们只是喜欢钱”

打头的猎手骑了过去,他的鞭子很快,在空气中噼啪噼啪的响着,一记鞭子抽到了一粒石子,于是它飞了起来,一直朝着一处茅屋飞去

我正在屋里琢磨着戏法,边上是一盏橘皮做的小灯,作为百变戏法的最后一个传承人,我的事情做的可不怎么样,人们已经厌倦了看兔子从帽子里钻出来,还有白鸽子飞来飞去,就连我努力钻研出的不可思议鳗鱼,都被直接pass掉了

不可以,必须得想出一个办法来,我对自己说,不然就连茅屋也住不起了

就在这时,我听到了砰的一声巨响——

等我醒过来,自己正躺在一处红色的沼泽里

“这儿是哪?”

“是黄泉”有声音说,就在这时,我才发现那些红色的不是泥土,而是一朵朵的花儿,它们就这样开在沼泽里,殷红色的,散乱的花瓣,没有边际的绽放着,风在这之间吹过来,又吹过去,把它们的言语传遍我的耳朵

“欢迎来到黄泉——欢迎来到黄泉”

“我已经死了吗?”

“是的——是的”无数朵花儿回答着我,它们的声音在空旷的山谷里回荡着,像是无数个人在歌唱

这样就死掉了吗,我叹了口气,自己才十八岁,这样就永远的告别了人世,未免也太——

“我该去哪儿呢?”

“由我们来指引你——由我们来指引你”

它们说着,花海轻轻的退去,现出了一条蜿蜒的小径,我沿着小径走去,一路上,都是纷纷扬扬的花朵,它们摸起来像是丝绸一般柔软,却又如此冰冷,殷红色的,仿佛是冰冻夕阳做的一般

走着走着,我的鼻子有些痒痒,于是便打了个喷嚏,这声喷嚏把花儿们吹散开来,就这样,我迷路了

小径又弯又长,我拨开前面的花儿,胡乱的踏着步子,一步,又一步,每一步都好像差不多,每一步都让人觉得充满困惑

终于,在路的尽头,我看到了一朵花儿

它和那些花儿都不一样,是淡金色的,柔柔的光儿,从小小的铃铛里流淌而出,我走过去,它像是醒了,对我说

“你不该来这里”

“我不该来这里?”

“你错过了黄泉的道路,而这里是迷失之地”

“这里是迷失之地?”

“我是曼陀罗草”它说“而那些是曼珠沙华,它们一天之内便会枯萎老去,但我却一直这样开着,一直一直,没有尽头的开着”

我蹲下身,仔细打量着这朵花儿,它像是注意到了我的目光,轻声说

“我可以帮你一个忙”

“帮我一个忙?”

“把手放到我身上”

我把手指点在花瓣上,那一瞬间,曼陀罗草发出了一道淡金色的光芒,那道光芒笼罩了我,像是一层雾气一般,轻轻的融化开来

“嗯——”我揉着脑袋醒来,那上面似乎被砸了一个非常大的包,估计要好几天才能消退

“是做了一个梦吗?”我看了眼周围,空空荡荡,除了一些尘埃,什么也没有

果然啊,只是一个梦而已,我握了握手心,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喊

“你弄疼我了”

我看过去,只见那朵花儿,正在我的手心里轻轻颤抖着

“对不起”

“不要紧”它望了一眼屋子“看来你是一个很穷的人呢”

“可以这么说吧,我是一个戏法师”我补了一句“没什么用的戏法师”

“嗯,那么没什么用的戏法师,请给我浇一点儿水吧”

它似乎把这个当成了我的名字,我在桌上翻了一下,拿起一只玻璃杯,倒了一点水给它

“不行,不能用河里的水呢”

“那该用什么?”

“要用雨水”它说“只有雨水才可以浇灌我”

我望了眼窗外,外面是一片茫茫的荒漠,这个国家已经有一百年没下过雨了,土地碎裂成泥块,泥块又碎裂成沙粒

“雨水,雨水”它轻轻的呢喃着,那朵花儿已经有些枯萎了,我抱起它,匆忙的跑了出去

外头是无尽的沙粒,无尽的,细碎的沙粒,它们绵延成淡金的波浪,在风中一下下的舞动着,波浪一层层的翻卷过来,渐渐的,我看到了一层层的人影

是那些迷失在沙漠里的旅人们,他们的肉体被流沙吞噬,但灵魂依旧留在这里,有一个女人回过头,望了我一眼,然后又转身走去

我也会迷失吗?我想着,跟着那些旅人,他们身上的衣服还是一百年前的式样,银丝耳坠从上头幽幽的垂下来,还有一只只大骆驼,它们也化作了幽灵,在沙漠里从容的抬着蹄子

突然的,我一脚踏空,有什么陷了进去

是流沙,我在心里喊,挣扎着想要逃离,可那些沙粒温柔的抱住了我,我就这样渐渐的沉没,沉没下去

像滑过一个温柔的甬道,等我醒过来,自己已经来到了雨之国

一个牧羊人在边上看着我,喊“看来你是从很远的地方来呢”

“很远?”

“那些沙粒在地底下是相通的,你肯定是踩空了,被送到了这里”他一边说,一边赶着雨做的羊群,那些羊儿们只有一个轮廓,雨珠浮在这上头,那人喊

“快,快点走喽”

合肥哪治疗癫痫好你们要去哪?”

“去吃草啊”

因为也不清楚路的缘故,我便跟着他走去,天空像是一方巨大的镜子,无数闪闪的雨珠落下来,走着走着,我看到了一片草地

说是草地,其实全都是雨水化成的,雨珠浮在上面,形成一片草叶的轮廓,那些羊停下来,开始安静的咀嚼着

“沙沙沙,沙沙沙”

我想起自己怀里的花儿,便把它高高的举起,一直举到天空中,雨水落在它的身上,它渐渐回转过来,轻轻的唱起了歌

“沙沙沙,沙沙沙”

“这些都是什么呀?”

“是羊群”

“雨做的羊?”

“嗯”

“真好玩”它笑着说“还有雨做的草,它们会开花吗?”

“会的”那牧羊人说“很多很多年以前,这儿除了雨之草,还有茫茫的一片雨之花,只是它们都被摘掉了,现在这里只有一个个的木头傀儡”

我看着远处那些傀儡们,它们正安静的收割着稻草,把那些雨做的稻杆立起来,堆成一个个透明的小团子,有一个傀儡已经睡着了,躺在团子上,它的身上爬满了青苔,木头架子上也开出了一朵朵的蘑菇

“如果你睡着了,也会被青苔吞没的哦”花儿说

“不会的”我抚摸着它“在找到回去的路之前,我是不会睡的”

就这样,我们跟着羊群走去,在天亮时,我们到达了一处河边

有两个渔民正从河里打捞着鱼儿,他们穿着大树叶做的衣服,一边抬着网,一边喊“一,二,三”

网被抬起来,是一条巨大的花旗鱼,在里头挣扎着,它的眼睛很大,就像是一面铜蓝色的镜子

“你们要把它怎么样?”

“当然是卖掉啦”

“卖掉之后呢”

“当然是吃掉啦”

吃掉,我心想,那条金枪鱼应该不会想要被吃掉,虽说如此,那些人还是掏出一根细细的银针,在它眼睛上扎了一下,铜蓝色暗下去,它渐渐的不动了

就在这时,那渔夫看到了我怀里的花儿,他楞了一会,喊“我的天哪,这可是一朵花”

“是的”

“你还不知道吧,这世上已经没有花儿了,要是把它交给国王的话,你可是能得到半个王国的财富呢”

我想起之前听过的传说,那是一个挥霍无度的国王,他让傀儡们搜刮全世界的财宝,来为己之所用,这样一个国王,会为了一朵花分给我半个国家的财富吗

“会被杀掉才对吧”我说“国王的话是最不能信的,就像不能相信青铜的言语一样”

那两个渔夫互相望了一眼,似乎很赞同我说的话“那你打算怎么做呢?”

“我想到了一个戏法”我说“世界上最精妙的戏法”

穿过雨之国,就是时间的荒野,在这里,我遇到了时间老人的城堡

它是活的,这座城堡,它靠人们的记忆为生,来到这儿的人,会渐渐的忘记自我,先是家人和朋友,再是自己的名字,最后回溯成一个单纯的婴儿,永远的留在这里

我走了进去,在城堡的中央,是一个广场,我把沙漏放在这儿,深吸一口气,然后喊“快来看啊,世界上最后一朵花儿”

那些人转过头来,用迷惑的眼神看向我,过了一会,一个人大笑起来

“哈哈,花,那个词早在一百年前就已经灭绝了”

“我知道”我笑着说“但是我精通一种魔力,它可以为你召唤出一百年前的情景”

说着,我轻轻的揭开幕布,曼陀罗草从里面钻了出来,它一边轻轻的打着哈欠,一边说

“啊,这场觉睡得可真是久”

那些人不可思议的望着它,过了一会,有人开始抛出钱来

“给我”

“不,给我”

“它不属于任何人”我静静的说“这不过是一个戏法而已,你们看的到,只是百年前的幻象”

虽说如此,那些人却还是非常的满足,吵嚷声渐渐的停了下来,他们安静的趴在台子上,观望着这朵花儿

它像是有些奇怪“为什么这些人都看着我?”

“因为你很美”

“美貌使人困倦”它说“我又有点儿想要睡觉了”

就这样,我靠着这朵曼陀罗草,一跃成为了广场上最受欢迎的戏法师,甚至还得到了一个专门的宫殿,用来表演戏法

“你在干什么呢?”花儿问

“在准备我的道具哦”我说“不可思议的鳗鱼”

“不可思议的鳗鱼?”

“是啊”我把它从笼子里取出来,那是一条滑溜溜的石之鳗,它的身子是石头的,但却跟真的鱼一样可以随意摆动

“我不觉得这个会吸引人呢”

“真的吗?”我挠了挠脑袋“这可是我花了一年的时间想出来的呢”

结果正如那朵花所说,人们不买我的账,他们把鳗鱼扔进了锅里,又把其他的道具也给拆了

“我们不需要这些东西,我们只要那朵花儿”

于是,我把它从玻璃罩子里取出来,人群瞬间安静了,趴在台子边,静静的看着它

“我变成一个大明星了?”

“是啊,因为你是世上的最后一朵花呢”

“其他的花儿去郑州治癫痫那家好哪了呢?”

“不知道”

“不知道?”

它想了想,摇了摇身子,底下的人立刻发出一阵惊叹

“它真美”一个贵妇人说“比我所有的珠宝加在一起还要美”

“是啊,真是不可思议的存在”一个男爵喊“我愿意为了这朵花献上一切”

然而花儿听了,只是懒懒的打了个哈有,那些人又惊叫起来,把金币纷纷的抛到台子上

我拿着一个丝绢纸袋,收集着这些金币,现在我已经是个有钱人了,到了晚上,也不必在风里收集露水,而是可以一路走出宫殿,走到酒吧里去

那儿是一处影子酒吧,正如名字所说,酒吧里并没有仆人,而是一道道暗色的影子,他们沉默的移动着,一会儿擦拭着酒杯,一会儿调制着料酒

“一杯冰冻威士忌”

影子站起身来,那暗色的身躯划过一道优雅的涟漪,他在时光的酒柜前停了一会儿,又用一枚小银铲,从冻川之中取出了一块晶体

冰晶落入酒杯里,我懒懒的喝着,享受着属于自己的安静时光

在我身旁,是一样散乱坐着的客人,影子酒吧永远这样空荡,因为它是无穷的,再多的人也填不满空虚,一个女郎拿着一杯石榴酒,一个老人在喝纯蓝色的遗忘酒,他们来自世界各地,在时光的中心相遇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你知道,那些影子是从哪里来的吗?”

我回过头,是一个女孩,她的衣服很破旧,大概是用碎布片做的

“不知道呢”

“那些影子,是没能付完酒钱的人,他们的灵魂被永远困在这里,为时光老人而服务”

“不过”她说“看来我要留在这里了呢”

我从口袋里掏出一枚金币扔给她,那女孩笑了笑,说“不,我不是为了这个而来的”

“那你是为了什么?”

“是傀儡”她说“我从出生起就在做女仆,为一户贵族小姐服务,扫地和烧水自然是都要做的,还有切洋葱丝,那些洋葱很辣,切的眼睛疼疼的”

“可是,要是有一个傀儡的话,我就不必这么做了,它可以替换我自己,让我开始新的人生”

“所以?你是想”

“可那个女巫要的不是钱,而是花朵”她恳求起来“求求你,告诉我,你的花儿是在哪里找到的”

“是在黄泉”曼陀罗草从我的袖子里钻出来“如果你想要去,就必须死上一次”

就在这时,影子拿来了一杯夜之酒

这杯酒只要喝下去,你就会陷入漫长的夜色,风会让你的心脏冻结,一切都会停止跳动

那个女孩看了一会,说“对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我?我没有名字,戏法师都没有名字”

“那真是可惜,我也没有名字,因为我是一个女仆”她说着,把酒喝了下去

第二天,我收到了国王的信

“听说你这儿藏了一朵花,快来王宫里,本王重重有赏”

刚一读完,那封信就燃烧起来,灰烬洒在地面上,是淡金色的,指引着我走向王宫

我一步步的走着,穿过热闹的街市,还有冷落的庭院,灰烬一触到宫墙,大门就应声而开,那个国王坐在高高的台子上,说

“快把你的花儿拿出来”

“抱歉,陛下”我把手放在胸前,鞠了个躬“那朵花儿不过是幻影,一朵幻影是拿不出来的”

“是吗?”他喊,一个守卫走过来,拿着一根白羽毛,在花儿身上挠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它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扭着身子“别弄,别弄啦”

“把他给我抓起来”国王挥了挥手,我就被一群守卫拖进了监狱里,一个弄臣判了我欺君之罪,死刑就在明天执行

就算不骗他,我也还是会被杀掉的,我心想,国王总是能找到借口

就在这时,监狱对面的墙响了响

“喂,你是新来的?”

“是的”

“你能不能看看边上那个老头,我二十年前和他说过话,到现在了都没回我”

我望了一眼那堆白骨“估计他永远都回不了话了”

“不要紧,我们可以慢慢的聊,我已经被关在这一百年了,我们可以从一百年前的一条水藻说起”

“我明天就会被杀掉呢”

“那就聊得快一些”他说“这一百年来,我都一直在挖着隧道,王宫的地基没有你想的那么牢固,它就建在一处流沙上,我靠着每个安息日送来的鱼骨头挖掘地面,到现在,只差一下——”

他话还没说完,声音就消失不见了,我等了一会,也不见有回音

看来他也走掉了呢,我心想,就在这时,守卫从栏杆外送进来一盘食物

“这是你的最后一餐,好好吃吃”

我望着那殷红的龙虾,翠绿的芦笋段,还有那切成一片片的白面包,芝士酱在银杯里流淌着,我的目光停留在一条鱼身上,那是一条花旗鱼,它的眸子很蓝,就像青铜一样

谢谢你,我一边说,一边用小刀切开鱼肉,那枚鱼骨被我握在手中,只一下,地面就像纸皮一样的碎裂开,挖掘了一百年的流沙拥抱着我,我陷了进去

像是滑过一个温柔的甬道,等我醒过来,自己正躺在沼泽地里

是死了哪家医院治癫痫比较好吗?我摸了摸脑袋,这儿的沼泽里没有深红色的花,只有一望无际的棕色泥土,无数的傀儡在这泥土上沉睡着,它们的身上结满了蛛网,风在齿轮间安静的吹来吹去

它一直吹到沼泽的中央,在那儿,是一个小小的木宅子

我推开门,那里头堆满了绿松石,黄腊玉,还有一颗颗的蓝钻,在这些宝石的中央,是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太太,她看见我,抬了抬手说

“花儿,给我花儿”

“已经没有了”我说“世上所有的花儿都被你吃掉了”

她叹息的看了一眼,一百年过去了,原本娇艳的面孔又化回了一个苍老的妇人,我想了一会儿,说

“还有一朵花,它被国王囚禁了起来”

“我可以帮你拿回它”一百年过去,时光让她变得有些慈悲“我可以帮你拿回它,重来一次的感觉并没有那么好,因为我还是不得不再一次老去”

她一边说,一边挣扎着站起身来,从宝石堆里拿出一根接骨木杖,然后在地面上轻轻的敲了一下

那一瞬间,一道光泛了开来,回过神,我们已经回到了国王的宫殿

这儿似乎是寝宫,无数的金砖铺在地上,迷离的螺旋花纹在这之间交织,我走过波斯的地毯,印度的烛台,意大利的水晶吊坠,一百年来,他让傀儡不停的搜刮着财物,现在它们像小山似的堆积在一起,就像一个巨大的冰淇淋一样,上面满满的馅料,就要压下来了

我走过一面夜色做的镜子,根据上面的铭文,它似乎可以照亮黄泉的景象

我把手放在上面,镜面上泛起一道淡淡的涟漪,夜色渐渐的褪去了,显露出那个女孩的身影

她正在无尽的曼珠沙华中游荡着,无数殷红的花儿从她的指尖划过,她茫然的抬起头,望向那同样殷红色的天空

“你可以和她对话哦”女巫说

我听了,轻声问“你在那里怎么样?”

她像是听到了,迟疑的抬起头,望了一眼,说“是你吗?”

“嗯”

“我找到花儿了呢”她笑着说

“那么你就可以回去了”

“我为什么要回去呢?”她把双手张开,在这之间旋转着“这儿这么好,我可以一直一直的待下去,为什么要回到人间去当一个女仆呢?”

“可是,那些花儿会把你送到黄泉的”

“我知道”她把手指放在嘴唇边“所以,我骗了它们”

“骗了它们?”

“是的,我每走一步,就稍稍的向左弯一下,就这样一直在这里游荡着,永永远远也不离开”她笑着说,这个女孩就这样在花田里舞动着,一圈又一圈,夜色渐渐的涌上来,镜面恢复了原本的模样

就这样永远留在那里吗?我心想,一边继续前进着,这座寝宫这样大,穿过一道水晶做的门,我终于看到了国王的纱帐

王就睡在那里,在丝绸缎子,和天鹅绒的枕头里,在他的边上,是一个小小的玻璃罩子,曼陀罗草就被关在那里

“快救救我”它喊

“嘘”我把食指伸到嘴唇之间,王后的手垂在玻璃罩上,每一根指头上都镶满了珍珠碎片

我把那苍白的指头一根根掰开,就剩最后一根小指的时候,那王后醒了,她尖叫起来

“刺客,快捉刺客”

守卫应声而出,女巫把那根魔杖拿在手里,无数的光从里头涌出来,一道又一道,那些人一个个的化成蜗牛,落在华丽的陶瓷地板上

我打开罩子,把曼陀罗草抱在怀里,向着宫外跑去,国王在我身后喊

“我的傀儡,快捉住他”

一瞬间,那些木头傀儡都涌了过来,但它们只是看了看我,便转身离去

“你们在干什么?快捉住他”

“我们已经受够了你的指使”一个傀儡说“一百年来,你只是叫我们不停的变戏法,煮浓汤,还有去全世界为你搜刮黄金”

“可你们说过,你们的心是属于我的”

“一颗心是会厌倦的”它说“我们也要离开了,希望你可以照顾好自己”

说着,那些傀儡就纷纷的离去,木头齿轮在大地上旋转着,那些闪烁的宝石一颗颗的落下

国王像是还想要说什么,却张了张嘴,只是这样空空的望着

“终于结束了”我轻声说,女巫提着那苍老的长裙,从宝石之间走过来

“我可以把花儿送回到人间”她说“只需要一个小小的仪式,还有一个小小的祭品”

“祭品?”

“就是你手里的那朵花儿,只要用它作为祭品,全世界的花儿都会重新绽放”

我望了它一眼,又看了看那外面荒芜的土地,轻声问

“你觉得我会选什么呢?”

曼陀罗草好奇的看着我“祭品?那是什么?”

这家伙,我心想,然后深情的说“全世界鲜花的绽放,都不及你的凋零”

就这样,我离开了宫殿,一切都是上一代人的过错,为什么要我来献祭呢?他们错失了重要的事物,那么就应该负起责任,想要后代去为他们弥补,用自己宝贵的东西去偿还,是懦弱的行为

“失去的就永远的失去了”我望着外面的那一望无垠的旷野说“他们永远也不会再有花儿,因为失去的就永远的失去”

就这样,我抱着这朵曼陀罗草,向着无垠的荒漠走去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