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上赖天恩 >正文

黑机(二)

时间2019-01-11 来源:末日进化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二.

  李老板踱步回到了会议室,几个股东早已等候多时,看他走了进来立刻站起来问道,“李,你的这份数据好像有点问题啊,怎么和我们预期的不一样?!”

  他坐了下来慢慢开口,“各位稍安勿躁,这个数据实验有些偏差大家都是知道的,而且目前还没有到最后的测试,所以各位也不用太过担心,我们的计划是准备充足的,绝对不会出现任何意外!”

  剩下的几个股东看着他信誓旦旦的模样,一颗悬着的心又放了下去,互相商讨了几句后道别又各自回去了。

  走出了会议室后他长呼了一口气,“这些家伙,还真是烦人!”跟保镖耳语了几句后径直朝楼外的停机坪走去,此时口袋里的手机却没有预兆一般响了起来,滴铃铃铃的铃声回荡在通道内久久不息,他奇怪地拿出了手机查看,却发现是他老婆的来电,便立刻按下了接听键,“喂,丽!有什么事?”

  电话那头很嘈杂,过了一会才传来一个陌生男子的声音,“你好,请问是李XX吗?”李老板拿着手机感到奇怪,这个号码是他私人的,应该没有几个人知道,况且屏幕上显示的是他老婆的来电,怎么会是个男人接的电话?觉得奇怪的他回应道,“是的!我是,你是哪位?”

  电话那头的陌生男子一听开口说道,“我这边是市中心医院的救护人员,现在你老婆刚刚受到很严重的车祸事故,面临生命危险,所以我们想通知你快点过来家属签字后好进行手术!”李老板半信半疑地听着,“现在这骗子都这么高科技了,都能伪造来电显示了?!”

   又想了一会他才开口说,“那好你等一会,我这就过去!”那头听了他这么一说也就挂了电话,他把手机塞回了口袋,径直朝专机走去,坐上机后通知机长快点飞往市中心医院,过了一会,专机就降落在医院顶楼的停机坪上,他急匆匆地跑了下去,赶往急救室,此时急救室里头一片嘈杂,他左右查看寻找着,这时一个医护人员走了过来看着他,“你是哪位病人的家属?”

   他开口说了下他老婆的名字,随即就被带到了一间急救室面前,房间病床上躺着是他老婆的身影,他有点懵住站在原地,此时旁边医护人员推了推他,叫了几声才恢复治疗癫痫的医院有哪些过来,“先生,现在病人情况很危险!需要马上动手术,所以请你在家属同意单上签下字好吗?”

   李老板迷迷糊糊地接过笔在纸上签了字,很快手术室上的红灯就亮了起来,里头人员一阵忙碌,坐在手术室外边走廊座椅上的李老板抱着头在想着什么,好半天都没有动作,终于手术室的红灯熄灭了,主刀医生推开门走了出来,他立刻上前急切询问,“医生,我老婆...情况怎么样?!”

   医生点了点头回答他,“病人现在情况比较稳定,不过注意不要太过刺激到她,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

    李老板听后长长呼了一口气,“那我现在可以进去看她吗?!”医生回答道,“这个暂时还不能,主要是病人情况还不太明确,所以请你再等一会吧!”他听后疑惑道,“不明确?什么不明确?”医生回答,“我们发现病人在车祸前大脑就已经遭遇到严重损伤,而这次的车祸又加重了伤害,所以还是小心为好,你还是等一会再来吧。”

  “什么?怎么会...这是怎么回事!”李老板摇着医生的肩膀大声吼叫,医生一脸的惧色,“这个你问我们也不知道啊...先生你先放手好不?”

   李老板这时才意识到失礼,马上松开了手道歉,医生急忙离开了去,他又坐回到了椅子,脑海里回想着和自己有宿怨的家伙,可是怎么也都联系不到一块去,脑袋发涨的厉害,他捂住了就一阵猛敲,好一会才松开了,背靠着座椅休息,夜深了,医院通道里还是灯火通明。

   几天后,李老板走进了病床间,看着躺在床上身受重伤的他老婆,面目全非头上包着纱布,他悲伤地走近了去,握住了他老婆的手,“丽,你这么会变成这副样子了?”

   他老婆没法说话,只是呆呆看着他,此时他却感觉到手心有些异样,翻开了手来看,赫然一张揉皱了的纸条出现在手心,他有些惊讶的看着,“这个是...谁的?”抬起了头看着他老婆,没有回应,又低下了头看,双手把揉皱的纸条慢慢展开了,上面赫然出现了一排数字,李老板一看不由得心头一震,这个数字他记得很清楚,就是那家黑机公司的联系方式!

   湖北癫痫病到哪看好;李老板把纸条揉成了一团,塞进了口袋,看了看他老婆,默默站了起来,摸了摸她的脸安慰了几句后转身出了病房,同时拿出了手机,拨打了这个他记得清清楚楚的号码,电话那头传来了通话铃声,很快一个男子声音就传了过来,“喂,你好,这里是黑机公司,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的吗?”

   李老板呆站在原地听着,半天没有说话,因为电话那头的声音他很熟悉,就是上次被他处理掉的那个黑衣男子的嗓音!怎么会有这么像的声音出现,这是怎么回事?过了一会他想了想,也许是不同人吧,就开口说,“你们那边是黑机公司?”

  电话那头传来了回应,“是的,先生,我们公司致力于研发高科技仪器,为广大客户提供更好的生活服务,比如说...”李老板打断了他的叙述,“我现在需要一部,你马上给我送过来,听清楚了没有?!”

   电话那头依旧不紧不慢地说着,“好的,先生!很感谢你选择本公司的产品,麻烦告知我们一下您那边的地址好吗?我们好安排送货上门!”李老板依旧报了自家的地址,末了补上了一句,“你们快点,我时间很紧知道吗?”

   电话那头记录下他的地址后回复,“好的,先生!我们会马上为您安排专人送货上门,请稍加等待,感谢您的来电!”随后铃声响起挂掉了电话,李老板长呼了一口气,把电话塞回了口袋里,走出医院,坐上专机,叫驾驶员火速赶回自家别墅,他要好好会一会这个家伙!

   时间过了不久,专机很快就飞到了他自家别墅上空,李老板示意驾驶员下降到地面,驾驶员听了点了点头,绕到屋后面的停机坪上缓缓降落,他迫不及待地跳下了机,通知所有保镖出来,过了一会屋里就站满了一排保镖,他冷静开口。

  “各位,你们待会见我有什么动静的话,立刻给我出来把那家伙干掉!”一众保镖点起头答应,他又点了点头,吩咐下去叫保镖掩藏起来,自己坐在沙发上静静等着来人出现。

  屋里很安静,很快的就听见屋外过道传来了脚步,踢踏踢踏的清脆地踩在地砖上回响,不一会儿来人就出现在了门口,李老板抬起头一看,不由得脸色一变,冷汗随即就布满了额头,一脸的惊讶表情久久不去,因那里治疗癫痫病的医院为站在他面前的不是别人,正是上次见面的那个黑衣男子!此时正站在他大门面前,安静地看着他。

  李老板恢复了神色,抹去了一把汗水说道,“那个,进来吧!”只见黑衣男子径直地走进了屋内,坐在沙发上看着对面坐着的李老板,脸上没有表情一般,她仔细观察着对面的这个家伙,上下打量从衣服到面容都看了一遍,才发现和上次的家伙长得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就是这个家伙头上没有上次被他砸中的痕迹,看上去和第一次看见的时候没有差别。

  黑衣男子开口说话,“你好,先生,我是黑机公司的派送员,刚才和你通过电话,想确定下是你本人来电咨询,并且安排人员派送过来的是吗?”李老板嘴角有些抽搐起来,“嗯,没错,就是我打的电话。”这时黑衣男子开口,“那好,我这边简单和你介绍下我们公司的产品吧,我们黑机科技公司主要是...”

  李老板打断了他的叙述,“不用跟我说那么多,我只问你一句,我身边近期发生的事情都是不是你们干的?!”黑衣男子有些反应不过来,“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他一听愤然站了起来,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揉皱了的纸条,丢到了桌子上,“这个纸条是不是你们写的?”黑衣男子伸出手去拿过纸条展开,看了一会说,“是的没错,这个是我上次过来时跟一位女士留下的联系方式,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李老板冷笑了起来,“哼!你承认了是不,这张纸条就是你写的!”

  黑衣男子点了点头,“没错,是我写的,所以这有什么问题吗?”李老板砰的一下撑在了桌子上,一字一句地说,“所以你是承认这些都是你们做的?!”黑衣男子依旧作着困惑的表情,“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李老板一把上去卡住了黑衣男子的脖子,“你给我说,是不是你干的?!”双手用力乱了形象,愤怒的脸庞上青筋根根暴起,面目狰狞地逼问着面前这个可憎的凶手!黑衣男子反抗一般伸出手乱抓着,可是李老板力气太大,而且死命地掐着他的脖子,无力地挣扎着。

  黑衣男子脸色通红慢慢变作暗红发青,过了一会双手慢慢无力地垂下,脸上附上了一层阴霾,斜靠在了沙发上,李老板秦皇岛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依旧死力地抓着他的脖子,过了好一会才把手拿开,恢复了正常的脸色,甩着双手看着面前这个已经没有气息的陌生男子。

  抬起手招呼了下叫保镖出来,立刻一群保镖从各处隐蔽地方钻了出来,李老板招呼过来了那两个保镖,“你们去看一下,上次你们处理的那个家伙还在不在?”

  两个保镖听了愣了下,又看向那个沙发上躺着的身影也觉得奇怪,点了点头后立刻赶到上次掩埋的地方,拿铲子挖开了一看顿时露出了诧异的表情,互相看了一眼后走回到了屋内去,来到李老板的身后小声开口说道,“报告老板,人不见了!”

   仿佛没有听见一般,两个保镖又重复了一遍,他才回过神来点了点头说,“我知道了,你们这次把事做的漂亮一点,知道了么!”两个保镖点了点头,“明白,老板!这次绝对不会有差错!”

   李老板没有回应,径直走向了卧室,两个保镖这次走向了武器库,各自挑选了一把趁手的电锯,转身走向了那躺在沙发上的黑衣男子...

   他觉得很累,半躺在床上,这些天发生的事情层出不穷,搞得他分身乏术,连个安稳觉都睡不了,此时想着却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熟睡中突然就被一声电话铃声给惊醒了,双眼睁开了拿起了手机一看,发现是自己的小蜜打来的,此时也没心情和她说什么,就接通了,“娜娜,这么晚有什么事吗?”

   电话那头泣不成声的声音传来,“老公,不好了,家里出事了...”李老板一下子就坐了起来,“出什么事了,你别急,慢慢说!”电话那头依旧是断断续续地说着,“你快来...我害怕!”李老板急忙安慰着火速翻身爬了起来,匆忙跑到了后院,打开车库走进去,开动其中一架悬浮跑车立刻加速朝他小蜜的住所赶去。

   没过了一会就到了目的地,李老板车还停不稳就跳了下来,急忙赶到了屋子面前,对着安保监控一阵扫描瞳孔,识别完毕后门自动就打开了,他马上就冲了进去,第一眼就看见他小蜜坐在沙发上,捂住双眼哭泣个不停,他左右看了下屋里都没有被偷盗的情况,随后立刻就跑过去抱着她安慰起来,“娜娜,发生什么事了?!先别哭了,跟我说!”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