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横向沙丘 >正文

蚀泪妆_蚀泪妆戏说人生- 查字典小小说网

时间2018-11-09 来源:末日进化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这个世界有无数的女人在乞求美貌,为了财富或是为了爱情……

  她们不计后果寻找—蚀凤草。

  而我是蚀凤草的主人,拥有生生世世的生命守护它直至它消失,但只要女人的野心不消失,蚀凤草也不会消失……

  前言

  我叫依落,一个前世被下了咒的巫女,今生我将守在一个叫绝忧谷的木屋内,这是一片荒芜之地,没有人知道,除非……

  第一节

  “请问这是不是有一位叫依落的姑娘?”一个怯生生的女音从门扉外传来,我放下手中的药草推开门:“你是?”来人见到我吓得朝后退了一步,然后才结结巴巴的说:“我叫沐蓉,是想求依落姑娘帮忙的。”

  “哦?”我挑了一下眉,然后道:“我就是依落。”

  “我今天来是求一样东西,…当然你要我用什么交换都可以…只要你肯给我!”女人的声音夹杂着期望与急迫。

  我轻轻合上门转身看向她:“你要的是蚀凤草,对吧!”

  女人听后颇惊讶的点点头。

  “当真什么都愿意?”

  “是的,愿意!”女人的眼睛里充满着坚定。

  “我可以给你,但我希望你想清楚,这蚀凤草一用将会带来无尽的厄运。”习惯性的询问但我很清楚她绝不会因此而动摇。

  “我不会后悔,这一辈子没有什么比他不爱我还要糟糕的事了。”女人的神色依旧那么坚定。

  “好吧,你跟我来!”我领着她穿过回廊。

  “交换条件是?”

  “你的泪!”我回头对她一笑……

  “用了它真的会使我变美吗?”女人捧着药草问道。

  “你可以试试,将它捣碎涂到脸上。”我毫不在意她的怀疑。

  “不,我相信你,现在你就来取你要的东西吧!”女人走到我的身边。

  “不用,这不急,你可以走了,我要的东西我会自己去拿。”我摆摆手,示意她离开,于是女人将药草小心的放到衣襟内向我礼貌的作揖。我靠在雕花的门上望着女人离去的身影叹了一口气,这究竟是幸抑或是不幸?罢了,都是命,这是她自己的选择又能怪谁呢?

  第二节

  几日后,我打扮成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去沐蓉住的地方,像以前一样静静的看着用过蚀凤草后的人。门开了,几个小厮先出来,身后有一个被丫鬟搀扶的美艳女人,果然,蚀凤草的能力还是这么强!瞧瞧,那如樱桃般诱人的嘴,一双灵动的丹凤眼,两弯柳叶般的细眉,简直是倾国倾城!

  就在我准备离开的时候被人喊住,“依落姑娘!”我转身看着走向自己的沐蓉,“你有什么事吗?”

  “你什么时候取你要的东西呢?”沐蓉盯着我的眼睛问道,我南昌什么医院医癫痫病望着她的眼,里面少了几许纯真多了几分狡诈,呵呵,看来已经起作用了,我对她露出一个笑,“也许很快我就能来拿了,今天还有事先走一步。”沐蓉愣在原地看着我离开。

  果然不出我所料。

  三天后的一个早晨,我正在溪边挑水刚抬起头就听到有人在喊我,我放下木桶回头。

  “依落姑娘!”沐蓉穿着一身绛红的喜衣脸上却带着极其不符的悲伤。

  “有事吗?”我故作不知。

  “我..我..我可以和你聊聊吗?”她的声音听起来十分破碎。

  “当然!”我点点头,于是她开始说起自己的故事:

  她七岁被卖到王府当丫鬟,因为生的不讨喜所以经常被人欺负。

  有一天,她又被一群人嘲笑,一个人蜷在巷子口哭泣,本想一死了之没想到一个大她约四五岁的小男孩制止了她。小男孩抱起她去看大夫,没想到替她付完药费后就不见了,但她清晰的记得小男孩腰间挂了一块龙形白玉。她一直在找寻他想要报恩。等了十年,她终于等到了!她记得那日她正在厅外伺候着,王爷领着一个白衣男子从她身边走过,一直低着头的她没想到竟看到了那块令她魂牵梦萦十年的龙形白玉!她激动的抬眼望去,好一个俊秀的男子!一双剑眉下方是一对凌厉的眸,那洁净的脸上总是带着一抹玩味的笑意。后来从别的丫鬟口中得知他是当今圣上最宠爱的五皇子,名玄修。她明白卑贱的自己是配不上那高高在上的他所以只求一直默默地望着他。直到有一天,她听说五皇子正在选美人,不论身份、地位只要长相美丽就能进入五皇子的府邸。她动心了,这样不就意味着她能天天见到他?!可是,她摸了摸自己那张平凡的脸,她不美啊!于是她想到了那个有关于我的传说,那是她无意中听到的。她费尽千辛万苦,终于找到了我并拿到传说中能使人变美的蚀凤草。回去后,她用一部分涂在脸上又用另一部分净身,那药草仿佛是千万条虫子啃噬着她,她疼得晕了过去。等她醒来时发现自己真的变了,简直是美的不可方物!她如愿的进入了皇府并被赐名媚儿。本以为进入皇府就能天天见到他,可是她错了,玄修很少在府里。

  后来她一打听一颗心便冷了下来,原来玄修每天都流连于“花棧”!终于她忍不住了,在一夜拦下搂着一名女子的玄修并狠狠甩了他一个巴掌后拂袖而去。回到房内的她后悔不已,他毕竟是皇子啊,要是他一气之下杀了自己怎么办?可是错已铸成,如今之计除了离开还能怎样呢?

  第二天一早,她收拾包袱准备来个畏罪潜逃,没想到玄修已经等在门外了。她惊慌的低着头,没想到玄修竟抬起她的脸吻了一下。他挑起眉看了看她手中的包袱,接着夺过包袱丢到一旁然后牵起她的手向外走。他带她来到一座山峰边,玄修搂着她的腰站在峰顶眺望身下的美景,那一刻,她醉了,真想时间就这样永远静止......

  自那晚之后的玄修就像变了个人似的,对她好的无法形容,这让她的爱更加浓烈。拉萨看癫痫专业的医院>

  一日,她踱步到玄修书房门外听见他正在里面叹气,她推开门进去玄修却笑着搂住她什么话也不说。后来她从下人口中才知道是太子玄辰要玄修交出自己,可玄修不愿意但又不能得罪太子所以才会那般惆怅。她想了很久决定顺太子的意不让玄修为难,因为她认为既然爱一个人就应该让对方幸福!......

  “你真傻!”我望着她说,

  “不,我不傻!”她死命的摇摇头,“我爱他,所以我不想看到他强颜欢笑的模样!”

  “他不得不同意,我以死相逼!今天我特意来找你是因为再过不久我就要嫁给一个我不爱的人了。”

  “你想做什么?”我从沐蓉的眼里看到了几丝愤恨。

  “我要帮助修登上皇位!”她仿佛发誓般的说着,

  “凡事别太执着!”我好心劝道,“不要因为爱上一个人而迷失了自己的心

  !”作为女人,我只想提醒一下这个可怜的女人,究竟结局是什么就靠她自己去悟吧!

  第三节

  再见她已是一个月之后的事了,我带着收集眼泪的瓶子去找她。她正站在曾和他站过的峰顶,生冷的风吹着她单薄的身子,一头乌发轻轻舞动。她回过头望我露出绝美的笑,但笑容里却掺杂一丝凄楚。

  “你来了,是来拿你的东西吧!”沐蓉看着我手上的瓶子轻声说着。

  “对,是时候拿了。”

  “原来你要的是一个人的悲伤之泪。”

  “不,我要的是夹杂各种情愫的泪。”我摇头解释道。

  “可我此刻心里除了悲伤再没有其它的了!”

  “那你听我说完就会有了。”我的唇边溢出一抹浅笑。

  “我不相信你可以做到。”沐蓉向我走近了几步。

  “信不信我说了便会知道。”我望向她那双忧郁的媚眸,又顿了一下说:“你知道当年救你的小男孩并不是五皇子而是太子玄辰吗?”

  “什么!”沐蓉不敢置信的看着我。

  “是的,当年后宫争宠,一心想铲除皇后的贤妃也就是玄修的母后哄骗年仅十一岁的太子玄辰出宫并交付他一块龙形白玉去一家玉铺。善良的玄辰答应了,在送玉的途中发现受伤寻死的你便先带你去看大夫,后来皇后知道了赶紧派人去寻太子,在药铺门口带走了玄辰。因为你,玄辰也没丢掉性命,那时玉铺外早已埋伏了贤妃派的刺客。”

  “天!”沐蓉捂住嘴:“这么说我...我...我帮一个杀人凶手的儿子杀了我的恩人?!”

  “我告诉过你,不要为了爱而迷失自己的心。”

  “不!”沐蓉无力的蹲下:“原来玄修只是为了利用我才对我那么好,他一定早就计划好骗我,让我恨辰!天!为什么!”我冷眼看着沐蓉的叫嚣,将瓶盖打开,举瓶去接,她的癫痫病治疗能好吗眼角滑落一颗滚烫的泪,那泪水顺着瓶颈缓缓落入瓶内。很好!这泪里有曾经的温柔、有后悔、有爱、有恨、有痛甚至添了复仇的欲望。我满意的收起瓶子拍了拍她的肩离开,在临走时我仍旧丢给她一句:“不要为了爱而迷失自己的心!”......

  知道真相后的沐蓉拖着绝望的身子去了刑场,今天是玄辰斩首的日子。她站立在人群中望着那个曾经对自己百般疼爱的男人。是她害了他,是她亲手将玄修捏造的叛国信放到他的枕下,也是她偷偷带人翻出信的,是她,一切都是因为她啊!她真傻,竟还以为真的是玄辰逼她嫁给他,原来,一切都是阴谋!此刻,玄辰被绑着跪在地上,脸上是让人心疼的倦意,他一直低着头不看任何人,包括她!

  手起刀落,鲜血四溅,溢出的血染红了他素白的囚衣。

  沐蓉看着他倒下却没有哭,她的双手紧紧握着,指甲陷进肉里。她不哭因为在得知他才是自己苦等十年后的男人之时泪水便已流干,带着最后一丝怜悯与温情落下了最后的一滴泪......

  她忆起她嫁给他之后的日子,他对她真的很好,一种发自内心的好。他明白自己对他的恨意却毫不在乎,依旧宠她、爱她,即使她连一个笑容都不肯给他。甚至在嫁给他那么多天里他也没有强迫自己和他同房。他真的是个善良又温柔的男人!她记得他被带走的那天对她说的那句话:‘我从不后悔爱上你只是痛恨自己没有先遇见你!’原来他知道!知道是自己放的信,可他......那一刻,她的心动摇了,因为那一句简单而有力的话让她开始怀疑起玄修对自己的爱,所以才会去她曾和他去过的山峰,可没想到曾经的快乐显得那么讽刺!

  “辰,我发誓我会让你今天受的苦以百倍还给他!”

  沐蓉离开了玄修的玉龙城,在临走前她深深地望了一眼城门上的题字,她会回来的!那时,她要让玄修为他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

  第四节

  一年后,北部耶齐国举兵入侵,大破龙军来到玉龙城下。

  玄修站在城楼上向下望去,一个男子正坐在车上看他,而男子身边突然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媚儿!”玄修喊道。

  可车上的女子并不理睬,她巧笑倩兮的依偎在男人胸口娇嗔道:“那个男人太可恶了!乱给人家起名字,你可要活捉他,给人家修理一下,好不好!”

  男人无比享受着这种软玉温香便忙不迭的答应:“当然,没问题!只要爱妃喜欢!”......

  当玄修被绑在当年玄辰斩首的地方,沐蓉踏着小步慢慢地走到他身边轻笑:“你现在的样子真狼狈!”玄修望着她,眸中有着一抹深邃的暗光:“媚儿,为何你变成这个样子?”

  沐蓉捂起嘴笑,但眼底却是冰冷的嘲讽:“你喊谁媚儿呢?我以前的名字叫沐蓉!现在我是耶齐国王妃,你可以称我辰妃!”

  “辰妃。”玄修重复了一遍,小儿抽搐是否是癫痫病>

  “对,因为我现在的名字叫忆辰。”说完这句话沐蓉便冷笑着走下刑台等待他被凌迟处死。

  玄修听到忆辰二字浑身僵硬,看向沐蓉的眼神开始变得慌乱与紧张,“媚儿!你爱上他了?不!媚儿,你不能喜欢他呀!因为我爱你,真的爱上你了呀!从你失踪的那天就一直在找你!...”玄修大声疾呼,可此时的沐蓉已经听不进去,她的心早已冷了......

  刑场的人已经散了只剩沐蓉站在原地呆望着满地的碎肉。

  她做到了,她让他尝到了比玄辰更痛苦的死法,可,为什么她看到他死了却并不快乐反而很痛?

  “你又做了一件疯狂的事。”我在她身后笑道。

  她回过身,脸上是面无表情的寒意:“他本来就该死!”

  “可你快乐吗?”我更近的走向她,

  “当然!”她脸色微变。

  “不。”我摇摇头,“你不快乐,因为你又害死了一个爱你的男人。”

  “你胡说!他只是利用我登上皇位罢了,他爱的是地位!!!”沐蓉大声吼道想要坚定自己的想法。

  “别傻了,他真的爱你,在你消失的一年里他无时无刻不在打听你的下落,为了你,他甚至不再看任何女人一眼还和自己的母后弄翻,你能说他不爱你?!”我打破她编织的谎言。

  “为什么!为什么我要受尽这么多的痛苦!”沐蓉无助的蹲下可眼泪怎么也流不出。

  “我说过蚀凤草一用便会厄运缠身。”

  “是,你说过...可你为什么这么残忍!为何在我想要伤害他们的时候你不劝我呢?”

  “我记得我曾告诉过你,不要为了爱而迷失自己的心。”

  听了我的话沐蓉不再言语,过了一会儿,她抬起头问:“可以让我再变回一个平凡的人吗?”

  我看着她再次笑了:

  “当然,不过你还要经历一次千虫噬身的滋味。”

  “我愿意,心都死还怕身体上的痛吗?”

  我点点头,用食指点向她的眉心唤出她体内的虫王,从此,世上再没有忆辰、媚儿,只有一个名叫沐蓉的平凡女子......

  后记

  我带着虫王再次回到谷内,将那条虫王放到一个盘子里再倒上一滴泪,不一会儿虫王褪化成一株草。

  呵呵,蚀凤草又长成了,这一株似乎比上株更加饱满,看来下一位的姿色会更美!

  我在房里不停地翻看过往用过蚀凤草的女子画像,又将这张新画的放到最上方,旁边摆着一张白纸,它正在寻找它的主人。

  下一个会是谁?是你吗?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