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数字生命 >正文

管你喜欢不喜欢短篇小说小说经典励志 - 纸杯网

时间2018-11-09 来源:末日进化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老K一到公共事业局就显得很特别,并且特别得厉害,比如他整天眉头紧锁,一直在不停地思考诸如这个世界上没有女人的话,男人还要不要穿裤子等一系列超前问题。他不停地摇头晃脑,不停地唉声叹气,经常忘情拍桌惊呼,一副恍然大悟茅塞顿开的样子。小D常常惊得钢笔脱手,水杯掉地,气急败坏地骂他,我说老K你怎么啦,整天神经兮兮的,吃错药啦。老K听了小D的气骂,往往翻翻眼珠,咧咧嘴,极洒脱地笑笑,一副男不和女斗的神态,气得小D恨不得吐他几口,抓他几把方解心头之恨。而同办公室的朱头,则把老K当成活脱脱的神经病来看,说看来我们这公共事业局真是没啥球意思的单位,不然上面怎么把这么个活宝放进来呢。

  公共事业局是新近成立的单位,几十号人都是从党政机关抽调的。老K本来在城建局,人事局向城建局要人,局里就让老K出来了。临走那天,局长、副局长集体找老K谈话,局长话还没说完,老K就毫不在乎地说,莫说了,莫说了。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局长听了脸上便有了愠色,副局长笑着说,老K呀,叫我怎么说你呢?你真是块臭豆腐。

  老K听了局长的欢送词后,就径直去公共事业局报到,在大门遇上了小D,当然这时老K还不知面前这位秀气中泛着精明的年轻女子叫小D.老K很自然地跨前一步,抢先拉开大门,让小D先进。小D不领情,脸向旁边一转,用声音望着老K说,别因为我是女的而替我开门。老K听了心里一动,沉默片刻之后说,小姐,我替你开门,并非因为你是女的,而是因为我是男的。小D听了转过脸来,冲着老K嫣然一笑说,谢谢。话未说完,老K却手一松一步跨进了门里,大门的反弹力也将小D拱进了门里,小D不由地羞红了脸,高声说,看你这个人,看你这个人,咋这样呢。

  报到后正式上班时,老K分在行政科,行政科8个人,暂时没有科长。老K进房一看,小D也在,俩人相视一笑,老K说我叫老K,今年而立,小D说我叫小D,今年三八。老K一愣,随即又笑了起来说,你这岁数孔夫子没冠以名称。一旁正在收拾办公室桌的矮胖子同事也笑了,说你俩刚见面就介绍年龄,想谈对象是不是?小D顿时红了脸,老K却很响亮地笑了一会说,听了你的话我都痛苦死了,矮胖子说你痛苦什么?老K说你思想这么复杂,我们又同处一室,今后相处会多累呀,小D你说是不是?小D听了,就吃吃地笑,矮胖子果真就脸色正经起来说,怎么刚见面就拿有色眼镜看我,那我今后还敢不敢开口讲话呀。老K很大度地伸出手,握着矮胖子的手说,你是老同志了,过的桥比我俩走的路都多,今后可要带领我们不断前进哟。矮胖子一听,脸上就又显现了笑容,说,老K你真会说话,我看今后我们在嘴头上都要受你的罪了。好吧,不争不吵不相识,不是一家人,我姓朱,叫朱北斗,你叫我老朱好了。老K说好姓好名字,和朱老总一个姓呢。叫老朱干巴巴的,一点也不亲热。叫朱总吧不合适,干脆就叫你朱头吧。你就是我们这间办公室的头头,打水扫地抹桌子接电话的事就不劳你大驾了,我们年轻人包了。朱头听了手点着老K说,你这个家伙呀,嘴头子真损。小D则在一旁笑得抱着肚子直叫唤。

  公共事业局挂牌不久,市长办公室会议认为,公共厕所是最公共的事业了,就让公共事业局操心吧。会后,环卫局长老史气急败坏地对公共事业局长老蒋说,你他妈真不够意思,环卫局就这么点来钱的路子你也忍心算计。蒋局长赔着笑脸叫苦连天地说,老史你这么认为可就把我冤枉死了,公共事业局再穷也不在乎那点汤汤水水的屎尿钱。环卫局长说你莫得了便宜卖乖。不过我有言在先,我安排那几个收费的你要把他们换了,那你我几十年的交情就完了。蒋局长拍着胸脯说老史你放心,蒋某人心里有数。史局长脸上这才有了笑容,说那些汤汤水水你可慢点享用,莫噎着了,蒋局长哈哈一笑说,你老兄享用了几十年都没事我还怕什么。

  蒋局长别了环卫局长后,兴冲冲地来到局行政科。老K、小D、朱头都在。3张办公桌摆在两处,小D和朱头坐对面,老K的桌子单放。蒋局长进房里时,老K正双手拖腮,对着台历上的一只苍蝇出神。蒋局长和老K是棋友,关系还不错,就对老K打趣道,老K你盯着苍蝇干吗,莫非它没有穿裤子!小D、朱头一听不由得笑了起来,小D说,局长,你赶快让老K当科长吧。蒋局长问为什么要赶快让老K当科长呢?小D说,他当了科长就有单人办公室了,不然他整天给你提一些比科幻还超前的问题,让你哭笑不得,我都有点没心思办公了。

  小D的话刚落音,朱头忙着插话说,看小D说得玄的,老K的话有那么大的影响力,我怎么就一点感觉也没有。我看老K正适合和我们在一起办公,他要是单独办公,说不定会出什么事情呢。老K听了,朝朱头笑笑说,深刻深刻。才回答蒋局长说,我在捉摸苍蝇腿呢。蒋局长说公共事业局刚挂牌办公,可以说是百废待兴,正事情都办不完,你捉摸什么球苍蝇腿。老K极认真地说,我是学动力学的,苍蝇这头发丝般的细腿哪来这么大的力量把身子托起呢。

  蒋局长说你莫要再想什么动力学了,我看你得在吃喝拉撒睡上动脑筋了,现在就有件很紧急的重要的事情须你们行政科去做,老朱是老同志就不用去了,你和小D一起去,正好一男一女。合适。什么事情呢?就是有关公共厕所的事情,告诉你们一个特大喜讯,市里决定把全市十几个公共厕所划归我们管了,你俩就去实地考察一下,回来向局领导汇报,看怎样才能行之有效地管紧管好。防止漏洞。#p#分页标题#e#

  朱头听了,立马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说局长真有你的,把厕所都要过来啦,这下我们局有好过啦。我看我也去吧,我今年刚刚五十,算什么老同志!美国有份报告说,五十岁正是成熟年龄呢。小D白了朱头一眼,不解地说,厕所有什么好管的,臭死了。老K笑着说,小D你呀真是三八,正是因为臭,才值钱,才有文章做呀。

  局长你放心,我们一定亲临现场,把感性认识和理性认识一起带回来给你汇报。

  蒋局长见大家态度都很积极,满意地点点头说,大家对厕所的重要意义认识都很明确,我也就放心了,你们不知道为把厕所争取过来我给市……好啦不说这些啦,现在行政事业单位长工资了,老K你们顺便问问管厕所的,把收费标准适当增加点行不行,比如说每次5毛,手纸免费。老K听了说局长现在中央三番五次地要讲减轻人民负担,坚决杜绝乱涨价,你怎么能在这风头上把拉屎的价也涨了呢。蒋局长说老K我早就听说你不爱政治学习,果然不假,你身为国家公务员把政府的文件都说错了,文件是说要减轻农民负担,不是说要减轻人民负担,你搞清楚点。朱头说局长批评得对,对我们行政科工作很有指导意义。老K我们今后要切实加强业务学习呢,可不敢再出笑话呢。老K意味深长地看着朱头说:朱头你到底是受党多年教育的老同志,知天命之年尚如此要求进步,是值得我们好好学习的,我决心从本次视察厕所开始,一步一个脚印,一步一个成绩,决不让局领导和老同志失望。小D,走,随本大员视察厕所去。便昂头挺胸,迈着四方步咚咚有声地跨出了办公室。朱头在后面说这小子整天嬉笑怒骂皆含沙射影,没个正经样子,今后咋办呀?我怕他连对象都找不上。蒋局长摇摇头,笑眯眯地说你对他不了解,他一是分配不对口心里窝火,二是善恶太分明,有点让人讨嫌,其实他就像城建局王副局长说的那样,真是一块臭豆腐呢。臭豆腐的特点是什么你知道吗?朱头吃过无数次臭豆腐但对臭豆腐的特点却缺乏了解,老老实实地答道,我不知道。局长便抬起右手,往朱头肩上西安治癫痫最权威医院拍去,手到半空,可能是想到自己比朱头还小2岁吧,便硬硬地将手收回去,意味深长地说那你就买几块回去好好研究研究嘛。朱头让局长说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待局长离开后,心里烦得直将水杯往桌上砸,说他奶奶的臭豆腐像臭狗屎一样,有什么特点,特他妈个奶子吧。

  老K率领小D兴致勃勃地用半上午的时间视察了全市七个收费的厕所,为了取得第一手资料,每到一处,他都把小D安排在收费处旁,自己亲自进去,拉开拉锁或解开裤带滴上几滴或蹲上几蹲。又在心里默默算了人流量,这才将满身臭气拍拍打打后对小D说,本局主要任务完成了,本大员要打道回府了。

  小D提醒道还有几个厕所没去呢,局长知道了会生气的。老K说我说小D你是真不开窍还是假不开窍?蒋局长给市上送礼就是为了这七个收费的厕所,他关心的也是这七个收费的厕所,那几个不要钱的拉白屎的破厕所,他才不关心呢,你跟我放心回去好啦,有事我一人承担。小D说看你这人文文静静的,说话怎么这么难听,今后说话文明点哟。老K扮了个鬼脸说谢谢小姐批评,咱们打道回府。

  老K和小D刚跨进局长的办公室,蒋局长迫不及待地问,情况怎样,快给我细细说说。

  老K朝沙发上一坐,顺手从茶几底下拿过一瓶纯净水,拧开盖,咕噜一口气喝个底朝天,抹了抹嘴,高声大嗓答非所问地说,他妈妈的,现在物质生活真是极大地丰富了,饮食质量真是极大地提高了,普通百姓吃的是鸡鱼肉蛋,高蛋白,高营养,那厕所门你就简直进不去,进去了简直就把人臭死了,再加上大家生活节奏快,拉屎撒尿带放屁,潇洒得很,整个厕所是扑通响成一片,就好像腰鼓队在奏乐。而那人流量,嗨,就更不用说了,摩肩擦背的,比王府井还要拥挤,收费的一会儿就是一饭盒,怪不得环卫局史局长他们骂咱们抢了他们的金饭碗呢。

  老K说这番话是激动地绷着脸说的,蒋局长和小D可就笑得不行了。蒋局长把一口茶都喷了出来,小D又捂着肚子说我受不了啦我受不了啦,一头跑出了局长办公室,老K惊讶地问,你们笑什么嘛,我说的都是真的嘛。每个厕所都亲自方便一次嘛,共拉开拉锁四次,脱掉裤子三次花掉人民币2元1角。

  蒋局长忍住笑说:好啦好啦你莫讲得这么细了,这件工作办得不错,那增加入厕费的事问了吗?老K严肃地说,怎没问呢,我连问了三个看厕所的,又在蹲坑上和两个拉屎的扯了扯,我对看厕所的说,一次3毛4毛的,找起来多麻烦,要是屎到了屁股跟前,再忙着找零不把事情误啦。现在有5毛一张的,不如干脆每次收5毛得啦。看厕所的听了说你这同志倒是个爽快人,要是把拉屎撒尿费提上来那事情倒好,就怕别人不像你这么通情达理,怕要骂翻天呢。我在蹲位上又故意说厕所交给公共事业局管了,公共事业局要加强厕所管理,保证入厕人员快速用厕安全用厕一次拉屎要增加到5毛了。我话刚说完,旁边的家伙屁股都没顾得擦,就从蹲位站起来,提着裤子骂,日他妈,公共事业局名字叫得倒是好听,怎么刚亮相就不干人事,干脆叫祸公众局得啦。我听了很生气,说你这位同志说话怎么这么不中听,俗话说人有三急,这拉屎跑肚是第一大急,5毛钱买了一身轻松是最便宜的事了,我这么一说,那家伙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裤子一褪,又蹲了下去,说人家硬要5毛钱一次咱也没有办法,你总不能把屎拉到裤裆里,这好比大姑娘遇到采花贼,愿意得办不愿意也得办。不过话说回来,他们真要那么办了怕也不那么顺当,人还有个第四急呢。我不解地问,这话新鲜,这第四急怎讲,那家伙狠狠地擦了屁股,边甩手纸边说,逼急了造反上告登报纸,那些记者们正愁炒不起热点呢。我一听这家伙当真了,要是嚷嚷出去影响不好,忙着提起裤子说,你这位师傅水平真不简单,和公共事业局蒋局长差不了多少,有人提议增加入厕费,被蒋局长训了一顿,蒋局长也是这么说的,蒋局长还说要想增加收入也不难,现在公共厕所卫生都很差,只要加强管理,把卫生搞上去,入厕的人多了,收入不就上去了吗。那家伙听了,才消了气说蒋局长这人早就听说了,待人和气,水平也高,市里让他当公共事业局长最合适不过了。老K说毕,也不看蒋局长,伸手又拿一瓶纯净水,拧开盖子又咕噜咕噜地喝了起来。#p#分页标题#e#

  蒋局长听了老K的话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一副哭笑不得的样子。待老K又咕噜完一瓶纯净水后,盯着老K的脸问,刚才你说的话是真的还是假的?我怎么越听越不像那个拉屎的家伙,倒像是你臭豆腐说的呢。

  老K一听,急扯白脸地说,局长你怎么这么不相信群众呢?再说你每次下棋都把我臭得顶风传出三十里,每一步棋像要命似的,我怎么也不能说你待人和气呀。

  蒋局长让老K说得又笑了起来,说好啦你不要再给我灌迷汤了,那个不擦屁股就提裤的家伙说的话有理,伟大领袖说过,因为我们是为人民服务的,所以就不怕别人提意见,民主人士的精兵简政建议就被毛主席采纳了。我们也要采纳那个家伙的意见,公厕不但不提高收费,还要投入资金搞好改造,加强管理,彻底解决公厕的脏、臭、差问题,你也是个民主人士吧,老K你说这样行不行?老K一听,不好意思地竖起大拇指夸张地说,局长英明,我服啦。

  老K起草的公厕管理制度获得局务会通过并得到落实后,全市的公厕卫生得到很大改观,得到社会上的广泛好评。公共事业局内就传出老K可能当行政科长继而再当副局长的风声。公羊局长心里不由得紧张起来,公羊局长是副的,当初他和蒋局长竞争正局长,听说也没少往鱼肚子里塞钱,但却败给了蒋局长。在宣布局领导名单时,公羊局长发现蒋局长冷笑着拿斜眼看他,就知道自己争局长的事败露了,便时刻担心蒋局长给他穿玻璃小鞋。如今听说老K可能要做副局长了,公羊心里有一种大祸临头的感觉。因为他知道老K和蒋局长是棋友,两人很容易穿到一条裤子里,那样自己可就惨了,所以就暗暗地对老K用心,随时准备打击他个冷不防。果然,不久公羊局长就抓住老K一个很低级的错处,而这个错处真的断送了老K的仕途。

  从前面的文字里我们可以看出老K有点玩世不恭,所以他时常会做出一些我行我素不争气的事情来。

  那天上午政府机关开大会,领导们从8点整准时开讲,先是男副市长讲,接下来是女副市长讲,再接下来是常务女副市长讲,再再接下来是男市长讲,这时候时间到了十二点,但男市长讲兴正浓,嘴里滔滔不绝地一碗豆腐豆腐一碗向外倒,老K这时可就有点坐不住了,这种感觉要是放在一般人身上,就会装出一副屎追尿急痛苦模样匆匆溜出会堂到外面躲个清静,可老K不,他开会一坐不住就要写什么烂诗,说这叫做痛苦转移法。这时他向坐在一旁埋头记录的公羊局长要了张纸,就做起诗来。诗做好后,你自己欣赏不就得了,偏偏他又把诗递给小D看,小D一看偏偏欣赏得了不得,这就引起公羊局长的注意,就把诗要了过去,公羊局长一看,心里暗叹,老K这家伙还真有两把刷子,把会场的景致写绝了,正想间会场里响起鼓掌声,原来是市长讲完了。这时公羊局长眼睛一转一个计谋便涌上心头,顺手将那张纸装进了口袋。

  过了几天,蒋局长去找市长汇报工作,市长便从口袋里掏出那张纸,说,老蒋你那里藏龙卧虎人才济济呀。蒋局长谦虚说市长我那里包括我在内都是人家大局不要的,哪里谈得上藏龙卧虎呀。市长说这你就有点官僚了,那个老K就是个人才嘛,我看他的才华不在柳亚子老先生之下,当年柳老先生曾经写诗向毛主席发牢骚,主席和诗劝他牢骚太盛防肠断,你也得劝劝他,断了肠子可就麻烦了,饭也吃不成,屎也拉不成了。说癫痫病能结婚吗着便把那张纸递给了蒋局长。上面写着:会场铭会不在听,在场则行,思不在会,坐完则灵。

  斯是会场,尔吾闭情;谈谈处世经,话话山海经。

  可以拉家常,眯眼睛。任他妙语连珠,空话吾皆不听。

  虽非麻将场,堪比跳舞厅。心里云,吾乐就成。

  蒋局长看了,扑哧笑了出来,说市长这是老K写的吗,他有这水水?市长说我没你官僚吧。不但是他写的,我还知道是1999年9月9日上午10点至12点30分写的。

  蒋局长脱口说那天不是你在作——说了一半便打住不敢再说,脸色马上惶然起来。

  市长却笑眯眯地说,我可不是主席他老人家,本人不会写诗与他唱和哟。听说你们准备使用他,有这事吗?蒋局长忙分辩,没有没有绝对没有,局里的干部说组织部到2000春节时再考察呢。

  市长说这就对了,我想你蒋局长政治上是强的,原则上也是强的嘛。

  蒋局长出了市长办公室心里直骂老K是老鼠舔猫——找死。竟敢在市长作报告时写他妈的什么歪诗。还说提他呢,提他妈的狗蛋吧。又想这告黑状的绕过自己直捅市长,看来不是个好良民,今后准是局里不安定因素,得先揭露他的庐山真面目。

  就找到老K问,听说你写了首什么会场铭,弄哪去了。老K说局长你今天怎有雅兴谈诗啦。蒋局长脸一拉说谈球呢,你那狗诗弄市领导手里了。小D听了说那张纸不是公羊局长拿走了吗,怎么会到市领导手里呢?蒋局长一怔,说老K呀老K叫我怎么说你呢,你这辈子算是完了。

  老K本来是个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人物,现在脸却一下变得赤红,像泼了盆猪血似的。蒋局长说你气什么?你不是什么都看透了,什么都不在乎吗?老K听了脸色在瞬间便恢复了常态,又嬉皮笑脸地说,局长你说我玩世不恭也好,善恶太分明也好,其实这都不算我太大缺点,我的大缺点是不能忍受,报复人不过夜。蒋局长说你嘴还能的不行,你给我夹起尾巴老老实实呆着吧,掉头走了。#p#分页标题#e#

  小D对老K说公羊局长平时不笑不开口,挺善良的模样,怎么做这种事呢。老K说你知道这世界上除了笑面虎以外还有笑面狗吗,笑面狗看起来挺温顺其实是专门在暗处下口的。哪天我非把那狗尾巴掀一掀,小D关心地说老K你忍了吧,俗话说,忍得一时之气免却百日之忧,和公羊斗气又何必呢。老K说此话差矣,我看过一首诗说与善为伴得到的是邪恶,与邪恶为伴得到的是笑脸。我非得在公羊身上邪恶一次不可。小D见老K立场坚定口气铿锵,就握着老K的手说,好,我和你一起去掀那羊尾巴。老K听了心里一热,又返过来握着小D的手,谢谢你,有你撑腰什么样的羊尾巴我都掀得起来。

  老K和小D之所以有这番言语这番举动,缘于俩人都心知肚明知道对方对自己有了很那个的意思。当然,老K那种自视清高的性格决定他不可能先向小D表示什么,这丘比特箭确实是小D先射出去的。不过,小D这箭射得很含蓄,但飞行的路线目标却是十分的明确。

  那天办公室里只剩下老K和小D时,小D深情地看了老K一眼说,看朱头那德行,都过五十的人了和女人讲话还紧盯着人家的脸,眼睛色迷迷的,真让人恶心,我和他坐对面,有时伸脚时碰到他,他就猿猴吃惊似地盯着我,脚就在下面不停地磨蹭,好像是我故意挑逗他勾引他。我真想吐他一脸臭痰,遗憾的是我这个人既没有鼻炎,更不患感冒咽喉炎,吭了好几次却吭不出一点痰来,昨天你不在时,他的脚碰了我的腿,你猜怎么着,他竟满脸媚笑地说,真、真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当时,可把我气坏了,差点给他脸上造出几条浅水沟来。

  老K听了很开心地哈哈大笑了一阵说,小D呀原来你也幽默得很嘛,糟蹋人也是一把刷子嘛。你这番话要是让别人知道了,就会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又是把你影响坏了,我头上要多一顶教唆良家妇女的帽子了。小D听了说你影响了又怎么啦,人家就喜欢你嘛,话一出口,感觉不妥,顿时羞得满脸潮红,两手捂着脸半天不敢再看老K.老K听了小D的话,便心跳加速,说话也不流畅了,说小D你,你呀,我、我呀我就不说了。自这以后,俩人就亲近了许多,贴心了许多,朱头看出了苗头再也不敢猿猴吃惊地盯眼睛,桌下的双脚也就很规矩了。

  世间无巧不成书,就是老K发狠要掀公羊局长尾巴时,公羊局长就来到行政科,以往公羊局长来时迎送都让朱头承包了。今天公羊局长刚进房老K就急忙起身招呼道,你来得正好,我正为你的称呼犯难呢。公羊局长对老K的热情感到有点意外,说一个楼里办公,讲究什么称呼呢。老K说此话差矣,怎么不讲究称呼呢。有人可讲究这个了,不然怎能为去掉这个副字呕心沥血呢。再比如你吧,叫你公羊局长,可你是个副的,表达不准确,叫你公羊吧,可你是个复姓,有点生硬,你年纪比我大点,我今后就叫你老公羊吧,你看行吗?公羊局长这脸立马就挂不住了,半张着嘴应也不是不应也不是。朱头在一旁就笑了起来,说老K我说你这嘴头子缺德不假吧。你把我叫做朱头,又把公羊局长叫做老公羊,还说是亲切,有这样亲切的吗,纯粹的糟蹋人呢。公羊局长在朱头说话期间调整了情绪,说老公羊也就相当于老朱老马老牛吧,但有点不雅,我看把老字去掉,叫公羊为好。老K你非要加个老字的话,那就叫老哥吧,反正我比你大几岁呢。老K摇着头说不可不可,叫老哥太庸俗了,咱们是国家公务员,可不能搞拉帮结派那一套。要是有人告到市领导那里我平头百姓倒没什么,你老公羊可就背不起了。你说是吗?公羊局长一听老K还是执意不改口,火了,说老K你这个人呀,不同你说啦,下午开大会,你要按时到会。

  下午到会,讲的是端正行业风气,更好为群众服务的事,局领导讲完后,让大家讨论,小半天也没人发言,老K说你们不说我来说。老K说话时,原来乱嗡嗡的会场顿时就静得鸦雀无声。谁放个不响的闷屁都能感觉出来。这因为老K在大会小会上从来不发言。他说那是扯蛋。今天太阳从西面出来了,老K也扯蛋了,大家都为之精神一振。

  老K说端正行业风气就是纠正不正之风。要纠风就得先做人后做事,可是有些人他根本就不学做人,专做坏事,能纠得了风?就说那天我写了几句顺口溜,局头要去看,我也没当回事,不知怎地就到市头手里了,说我这个人有问题呢。小D说,不能吧,那纸我见公羊局长装口袋里了,怎能到市头手里呢?公羊局长坐不住了,说什么纸呀书呀,我怎一点也记不清呢。老K说记清记不清都不是什么大问题,关键是做人做正事,不能搞没名堂的事,那样人心就散了。

  公羊局长脸色此时已是哭比笑好,但还是用嘴角笑着说你看这话说的。蒋局长一看讨论走了题,马上站起来说我看集体讨论也讲不出个所以然,干脆分组讨论,各科自己组织。还有,明天去城外挖排水沟,中午自己带饭。散会。抓起笔记拉着脸走了。小D见架式,不由有点紧张,捅了下老K说看你把局长气跑了。老K自得地说算了吧,我和他下了五六年的棋,还不知他心里那小九九。

  第二天局里就去挖排水沟。因这次挖沟是端正行业风气的一项内容。大家表现都很积极,市电视台还来录了像,蒋局长对着摄像机作了即兴讲话。中午吃饭时,老K和小D坐到一起,老K先打开饭盒,里面装着半盒豆腐半盒米饭,老K端起饭盒只几口就将豆腐扒了个精光。小D笑说瞧你这吃相,又没人同你抢。老K抹了抹嘴说,你不知道豆腐是天下最好的菜呢,我见了豆腐就像见了命一样。小D武汉哪里治癫痫最好打开自己的饭盒说那我也带了豆腐,分给你一半。老K接过一看满满一盒猪肉烧豆腐,拿过筷子不停地将一块块红烧肉塞到嘴里。小D奇怪地问,老K你不是说豆腐像你的命吗?怎么一块也不吃呢?老K头都不抬地说,豆腐确实是我的命,可是我一见了肉就不要命了!小D哈哈笑着说命可不能不要,我明天买上几斤肉一次吃够不就得啦。老K放下饭盒说不怕你笑话,我根本没钱买肉。小D听了一愣,再看老K脸上没有一点调侃的意思,忽然觉得心里酸酸的。#p#分页标题#e#

  晚上收工时,小D对老K说我们走后面,老K服从地点点头,俩人走到一处防风林时,老K说坐一会吧。小D也顺从地点点头,俩人便坐在一根刚被伐倒的杨树杆上,老K的喘气声突然粗了起来,小D问,你怎么啦?老K说我有点累了,我想靠在你身上,你会怎样?小D说我会推开你。老K说如果我想拥着你你会怎样?小D说我会反抗,老K说如果我要吻你你会怎样?小D说我会打你骂你。老K笑了又说如果我想要……小D气急败坏地说难道你不知道女人的力量毕竟是有限的吗?老K听了就猛地将小D揽到怀里,将滚烫的嘴唇贴了上去。小D丝毫也没反抗,梦呓般地自语道,老K,我爱你,爱你,就闭上眼睛,伏在老K怀里一动不动,老K幸福地问,小D,你现在心里在想什么事呢?小D喃喃道跟你想的一样。老K激动地将头埋进小D怀里说,你跟我学坏了,你跟我学坏了……老K和小D好的事蒋局长知道了,下午临下班时,对老K说,小D人和家庭都不错,你今后得自重点,还是要争取进步,不要让小D这朵鲜花插到牛粪上了。老K说谢谢局长关心,不过鲜花插到牛粪上又怎么啦,那才开得鲜艳呢。蒋局长说你怎么就没个正经时候呢,不给你说废话了,给你说件正事,你都三十了,小D二十四了,也该结婚了,你那个家庭我知道,几十平米的房子还兄妹3人住,局办公楼后面那套平房你抽空打扫一下,结婚时先住上。

  老K听了很感动,说局长你太为我操心了。那套平房的事我正想给你说呢,朱头儿子早把婚订了,一等有房子就结婚,前两天他给我说未过门的儿媳肚子都大了,儿子因房子的事在家里闹翻了天,他也提到那套平房,我看就先让朱头去住吧。蒋局长听了,用异样的眼光看了老K好一会,才点点头说,难得你有个古道热肠,那就先让老朱住吧。今晚我有饭局,你跟我去,老K忙说,不不,还是叫别人去吧。

  那种场合我适应不了。蒋局长说我知道你酒量大,你去最合适。

  饭局设在蓝月亮大酒楼温馨厅,在座3名包工头两名小姐老K不认识,还有蒋局长的老同学正局级调研员老牛和局供应公司的马经理马莉雅。牛局长说今天都是自己人放开整。于是一会儿就整干了一瓶五粮液。第二瓶打开后开始敬酒,火力大都对准蒋局长。第三瓶见底时,蒋局长就有点高了,话也多了,这时马莉雅就端着一杯酒走到蒋局长面前说,蒋局长我举着一双颤悠悠的小手,真心实意地给你敬杯美酒。说着便弯下腰将酒杯往蒋局长嘴边递,胸前的双乳也颤悠悠地挺进到蒋局长的鼻尖下,蒋局长忙仰起头,对着马莉雅风情万种的娇容说,小马,我实在不行了,酒都到嗓眼了,马莉雅晃着双乳,扭着腰肢说不行吗,人家就要同你喝。蒋局长架不住马莉雅晃悠,说小马那就这一杯了。马莉雅听了娇滴滴地说,局长,你是上,我是下,你想来几下就几下。几个包工头一听哄笑起来说看马经理多大方,局长看你身体也不错吗,你就多来几下吧。老K这时才明白为什么蒋局长不带公羊他们而带自己来,再加上也很喝了几杯酒,胆子也大了许多,说局长你能来几下就来几下,我身体好,酒我给你代了。老牛一听不依了,嗝着酒气说,老K你连婚都没结,你来什么。几个包工头也打趣道,老K还是个童男子呀。两小姐听了就嘻嘻笑着端起酒杯对老K说,我们年轻人有颗火热的心,什么事情都要当尖兵。来我们和你来几杯。老K说来一杯我也不喝,我这个人不胜酒力,喝多了会惹事的。小姐说哟哟哟,看你说得玄的,惹事,你能惹什么事,你一进来我就看你是个不惹事的人。说实话,我们不怕你惹事就怕你不惹事呢。老牛又打了个酒嗝笑道,老K你都30岁了还不惹事,难道要到60岁才惹事?你是不是不行啊。老K听了想,人说狗改不了吃屎,这话一点不假。你老牛嫖风把局长嫖成了调研员,还花心不改,要把调研员也嫖掉了那你这辈子就真的玩完了。就说,我喝行,不过得把牛局长加上,我们四人一起喝。

  老牛一听,忙笑着端起杯子说行行行,我老汉陪你们年轻人干。便都连喝了四杯。

  老牛还要喝,老K说要喝你喝,我是不喝了。老牛手点着老K说,我说你不行吧。

  我像你这岁数时,早做了公社书记,哪桌酒不喝它个人仰马翻,我让它散不了。酒场就是官场,酒风就是作风,你连酒都不会喝,只能当个球鸡巴办事员。老K让老牛说得心里火了起来,说我不能喝醉了,我今晚还有正事呢,不像你当清闲的自在官,什么心也不操。人家把你算在四闲之列呢。老牛最怕别人说他是可有可无的闲人,说我整天跑前跑后上山下乡累得气都喘不过来,还清闲个球呢。老K说这不是我说的,是写在你局里的,叫什么四忙四闲。四忙——老K看了眼正在沙发上和包工头说悄悄话的蒋局长一眼。四忙我就不说了,四闲就是老板的老婆领导的钱,娃娃的鸡巴调研员。老K话一落音,满桌的人全笑得死去活来。马莉雅说老K你怎么这缺德呀。老K说缺德什么,是牛局长不干工作自找的,我们局就有顺口溜夸调研员,说掌权蒋大元(蒋局长名),最忙书记员,挨骂监督员,操心调研员。谁知,老牛听了这些话不气,他端起一杯酒仰头灌到嗓子里,将酒杯重重地撞到桌上说,他奶奶的骂吧,骂吧,落架的凤凰不如鸡,我以前是局长,谁敢在我面前口罗嗦,后来为了那点事把我弄成了调研员,把我气得浑身是病,我还怎么操心,怎么调研呢。老K说,牛局长你这话不对,《尚书》中说骄淫矜夸,将由恶终,虽收放心,闲之惟艰。资富能训,惟以永年。古话还说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我心。只要于心无愧,管它做鸡做凤凰呢。#p#分页标题#e#

  蒋局长这时和包工头说完了悄悄话,回到桌边,包工头端起两杯酒,递给蒋局长说话在酒中,我敬你一杯。蒋局长说酒在心中,同敬。干了个底朝天,这才问道,你们刚才笑什么呀?老牛说老K编了四忙四闲骂我呢。

  蒋局长说不会吧,老K嘴头子虽然损却是从不骂人的。

  老牛说真的,那四忙可能和你有关他没说只说了四闲。说老板的老婆领导的钱,娃娃的鸡巴调研员。

  蒋局长一听了哈哈大笑起来,说老K呀老K幸亏老牛是个大肚量的人,你嘴里怎么净是些歪门邪道呢,那四忙是什么,你干脆也说出来我们听听吧。

  老K说四忙在这里不能讲,干脆我给大伙说个狗遇猫为啥气短的小故事吧。

  蒋局长说行行,你可莫再变着法子骂人哟。

  老K说哪敢呢。

  我们大伙知道狗和猫是呆不到一起的,为什么呢?据说狗在落魄时没吃的,曾经借吃过猫的麸子,以后一直未还。所以每当狗追逐猫时,猫便会返身理直气壮叫一声“麸”,以提醒狗不要忘恩负义。狗因此也就气短,再不敢追猫了。

  老K说完了,没一个人发笑,小姐说这没意思,你要讲就讲一个有意思让人家好笑的嘛。蒋局长却伸着脖子把老K看了又看,说,老K,我骨子里未把你看错,来,我俩也干一杯。

  干杯以后,老K看了眼蒋局长说,刚才讲的你们不笑,我再讲一个,保准你们要笑。

  有一对癫痫病吃什么好夫妻感情不好,各自都有外遇。一天深夜,妻子突然在梦中惊慌地推着身旁的男人说:天哪,你快走,我丈夫回来啦。那个男人一下惊醒了,说糟了!我这就走。说着抱着衣服从后窗逃走了,过了一会一个男人也从后窗跳了进来,妻子惊醒了,拉灯一看,是丈夫,骂道,你有精神病是不是啊,半夜三更的跳窗子干吗,丈夫不好意思地说:刚才你一喊我还以为在别人床上呢。看把屁股都摔破了。

  老K说完,果然大伙都笑了起来,只是除小姐外,其他人都是偷着笑。马莉雅却不笑,沉着脸冲着老K说你这人从哪里听来的这些瞎话,嘴头子留点德好不好。

  蒋局长见了说今天酒都喝多了,我看到此为止吧,说着就起身欲走,一个包工头说,蒋局长到包厢轻松轻松再走吧,蒋局长坚决地说,我和老K还得去局办公,你们轻松吧。

  出了酒楼后,让风一吹,蒋局长有点头重脚轻,老K忙上前扶着他走,蒋局长说老K你小子把我蒋某人看扁了,老K吃惊地说局长此话从何说起啊,蒋局长说从何说起,从狗和猫说起呗,老K忙申辩,我那里讲笑话呢。蒋局长说得了吧,你那点小心眼我清楚着呢。又说,局里那点工程,大家都要干,今天那个包工头是周书记家下的侄儿,他不但要干,还要提高预算,说好处少不了我。我正为难着呢。老K说看来是彻底腐败了。蒋局长瞪着眼说,你胡说什么呀,凡是彻底腐败的政府,政令就不通,腐败只是个别的,老K说就凭你给我说掏心窝的话,我得劝你莫做了见猫气短的事,蒋局长说老弟呀你放心,本来我抹不开情面,还想去包厢坐一会,一听你那故事,我都出一身冷汗了,授人以柄的事是不能做啊。好啦,不说这些了,一说这些我心里就烦得很,你刚才说什么四忙四闲,现在没人,那四忙是什么,你说给我听听吧。

  老K说那是说笑话呢,我其实是听宣传部那些通讯员说的。

  蒋局长说管他谁说的,你说出来听听。

  老K说我说了,你莫训我。

  蒋局长说哪能呢。

  老K说四忙就是大哥大PB机,××的××小×的×。

  蒋局长听了笑得一屁股坐在地上骂道你这个小子呀真他妈的不是玩艺,骂着又笑了起来,那在嗓眼酝酿了半天的山珍海味随着五粮液一口喷了出来。

  老K把房子让给了朱头,朱头感动得准备给老K磕头,小D开玩笑说老朱你要是真感谢老K,那就请他吃一顿豆腐吧,豆腐是他命呢,朱头不明白小D的意思,认真地说要请呢,要请呢。搬完家就请。果真,搬家后朱头真的请了两桌,老K生气地对小D说你看你一句话,让朱头起码贴点钱吧,老K说我只能嘴上同情,拿不出实际行动。小D说你真的就那么紧张?老K便低下头不再吭声。

  朱头请客时让老K帮助招呼着,老K迎进迎出地忙个不停,没想朱头还请了蒋局长的夫人胖大嫂,胖大嫂一进来就把老K拉到里屋说,老K我问你,老蒋是不是有点不正经啦?老K吓一跳说老大嫂这没屁眼的话,你是听谁说的?我向你保证,绝对没有的事。胖大嫂说你肯定瞒我了。那天老蒋回去给我叹气说当年人家都找的是农林牧渔好身材,我找了你在霓虹灯下看影子都是长的。你说他这是什么意思?听说你们局里有个姓马的小妖精,整天小奶子突突,小屁股扭扭地老在老蒋面前晃,你可要给我当点神哟,要是老蒋出了事你可对不起嫂子这些年对你们的情分了。

  老K听了笑道,老大嫂你那形容的还倒形象得很哩。不过你放心,蒋局长这人虽然有不少缺点,说实在的还是正人君子,好籽,什么样的小奶子也突不倒他,什么样的小屁股也扭不晕他。你今后可要注意维护他的声誉呢,他这样的人提去了,就算黎民百姓的福分呢。老K和胖大嫂从里间出来,饭菜已摆好了,朱头让蒋局长说几句,蒋局长很高兴,说那我就说几句,说了几句恭喜的话后,蒋局长说老朱今天这客应该让老K请。我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老K调市信访办了,做副主任,主持工作。大伙听了一个个惊奇得中邪似地瞪眼咧嘴,连喘气都忘了。#p#分页标题#e#

  老K自己也惊得浑身一怔,有点不相信,但看蒋局长那表情,不像开玩笑的样子,不由地心情激动起来,就产生一种也想说几句的冲动,便拿眼四看,就瞧见了大伙那像挨了闷棍似的惊讶,难看极了。老K胸腔里的热血马上冷了下来,心里平静了许多,想你老K从来就没有为做官钻营过,如今做官了,也不应得意忘形。荣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上云卷云舒,不是你一直追求的心境吗?便说,虽然当了副主任,说不高兴那是假话。信访办是许多人不愿去的地方,我这人牢骚多,意见多,嘴臭,正适合我,大伙听了便都说瞧老K这几句话说说的,像个当官的,我们和老K主任干一杯……从朱头家出来天已很晚了,蒋局长说老K我们再走走,俩人就信步走了起来。

  蒋局长说老K你知道吗,当初你到公共事业局是我要的。

  老K很感意外,说不是人家不要我吗?蒋局长说不要你也是真的,想叫你到乡里去,王副局长不同意,就让我要了你。

  他说你是臭豆腐,不了解以为臭,吃起来香呢。

  老K说他是老好好,我也没少拿话刺他。

  蒋局长又问你知道市委为什么突然提你吗?老K说你推荐了。

  蒋局长摇摇头说,我哪敢呢。你还记得你写的那个会场铭吗?市长为此生气得很呢,后来你是不是又写了篇关系铭,说想人重用,拍马就行,欲已晋升,礼拜要勤什么的,也不知怎么传到李书记手里了,李书记给市长一说市长又提到那个会场铭,后来书记就让组织部考察你,组织部长给书记汇报后说了你两句笑话。一句是想说爱你不是件容易的事,想说不爱你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另一句是给你下的结论,让人喜欢让人嫌。李书记对这句话很感兴趣,问部长,让哪些人喜欢让哪些人嫌?部长说书记你心知肚明还让我说什么。就这样,书记在常委会上就推荐了你,文件明天就到了。

  老K说我背后还有这么多故事呀,书记用我胆子也够大的了,他在使用干部上搞平衡,下面意见大着呢就不怕我把材料往上面递了?蒋局长不由就火了,说你真浑,你知什么,李书记他是外来户,他有难处,你今后那些狗屁意见少提,多想想难得糊涂那四个字。这次机会你要是把握不住,真就彻底完了。你要是完了你想想你那个家,弟弟妹妹都那么大了,住没住处,工作没工作,你要是早当了科长局长,他们能受这些罪吗,你要把握个机会,设法给他们找份工作,这样你爹妈在九泉之下也就安心了。说毕,蒋局长拍拍老K肩膀,语重心长地说:老弟,老哥这些不高尚,实用哩,好好想想吧,转身走了。

  蒋局长离开后,老K果真在商店的台阶上认真想了起来,想了好大一会,也没想出以往自己究竟做错了哪些事,做对了哪些事,觉得自己做过的事无所谓对错,都是自自然然应该那么做的。怎么一下子就成了臭豆腐?成了让人恨爱不能,让人喜欢让人讨嫌的人?听蒋局长意思,这样的人是很难站住脚的,难免要吃亏栽跟头。

  无疑蒋局长是真心真意地对自己负责,为自己好的。那么,究竟怎样才能让别人只爱不恨只喜欢不讨厌呢?老K想得头皮都快炸开了。老K苦恼死了。于是老K就张开嘴巴在夜幕里啊哈呵呵地吼了起来,声音在夜幕中左冲右突把整个小城都震动了。

  老K吼毕,极响亮地甩了口臭痰,气呼呼地骂道,管他妈的,我老K就是这个样子,管你喜欢不喜欢呢!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