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使己为政 >正文

诗人杨云充作品研讨会纪要(搞笑版)诗人杨云充作品研讨会纪要(搞笑版)假语村言 查字典杂文网

时间2018-11-07 来源:末日进化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时间:2007年6月17日下午3:00

  地点:诗歌论坛

  主持人:梅骊

  与会者:师永平(中国诗歌创作委员会主任)

  白衣胜雪(中国杂文协会常务理事兼新诗研究会会长)

  云是我家乡(全国文学网站协会诗歌论坛管理办公室主任)

  雨雪兮(《中国诗歌》杂志主编)

  mary非常美(《网络诗歌选》主编)

  傻子更聪明(《诗选刊》主编)

  子默(《网络文学月刊》诗歌编辑室主任)

  刘尔谋(中国新诗学会秘书长)

  莲叶田田(中国当代文学学会秘书长)

  司马长风(《中国男性诗歌选》主编)

  记录者:求风

  梅骊:今天能借“花圈店老板兼诗人杨云充诗歌作品研讨会”的机会参加这个有关诗歌的研究和讨论,我本人感到非常的高兴,而且这个诗歌作品研讨会由我来主持,我更加感到诚惶诚恐,有些受宠若惊,因为我擅长的不是诗歌,尽管对诗歌也有些研究,但是终究不是我的强项。不管怎么样,我所从事的几十年的教育生涯,给了我很多研究诗歌的机会,这也是这些年给予我的最为宝贵的人生财富。我想,正是这些生活使我也与诗歌结下了不解之缘。而且我们几代诗歌作者,无论到什么地方,换什么岗位,也始终坚持着生活是创作的唯一源泉这一艺术观点。比如我们的花圈店老板兼诗人杨云充同志在这方面就做得很不错。

  师永平:梅骊说的这方面我也有同感。我们几代诗歌作者,无论到什么地方,换什么岗位,也始终坚持着生活是创作的唯一源泉这一艺术观点。杨云充在这方面是做得不错的,据说杨云充原来是一个群众文化馆的创作员,前些年由于文化馆裁员,结果把他给裁下来了,因为杨云充是个纯粹的诗人,而且写的诗歌大都很高深,大家几乎都读不明白,不裁他裁谁呢?于是杨云充就呆在家里闹情绪。这在以前,他老婆就迁就他了,可是他现在下岗了,老婆的情绪也不好。杨云充当时再闹点诗人脾气,他老婆就拿他那不知所云的诗歌来鄙视他。杨云充受不了了,杨云充挺起腰板对他老婆说,你不要看不起我写的诗歌,也不要认为我下岗了就看我不顺眼,我就不相信我一个大男人还真会饿死你们!于是杨云充就托人找了店面做起花圈生意来。这花圈店的生意还挺不错的,生意好自然有写作的资本,杨云充时刻没忘记在打理花圈店生意的同时一直坚持写诗。

  白衣胜雪:今天参加这个作品研讨会非常荣幸,受诗人杨云充的影响,平时几乎不写诗歌的我,昨天也写了好几首贴在子归原创文学网的现代诗歌论坛,大家的反映还不错。说到杨云充的诗歌,擅长写杂文的我只能谈谈个人见解,不当之处敬请谅解。杨云充的诗歌一个可贵之处就是拥有一颗童心,他在诗歌作品中用了很多大胆的想象,比如用脚吹干眼泪、用喉咙进行思念等等。我认为不错,想象力相当丰富,这样南昌治疗癫痫哪里最好的诗歌具有前瞻性。

  云是我家乡:今天我一看到这么多熟悉的面孔,首先想到的就是杨云充的诗歌,想到了我们拥有了一个相当有实力的青年诗人,想到了我们正在形成一个有前景的诗歌创作的群体。这是为什么呢?这就是我们青年诗人杨云充的出现使我忽然联想到了唐代诗人白居易的一句诗歌来,“唐兴二百年,其间诗人不可胜数”,使我一下就悟到了:这是特定的生活决定的。这是个好现象!

  雨雪兮:说到杨云充的诗歌,使我想起了诗歌创作的高深的问题,有人主张大众化,我到是主张高深化,比如杨云充的诗歌,他的诗歌属于高深莫测的,深不见底,想象力丰富,这种想象力不是一般人所具备的,这就是诗人杨云充所创作的诗歌作品与众不同之处,他的作品有他自己的特色,特色是艺术生命成熟的标志,艺术生命成熟了,那风格就形成了,风格形成了那就独自成为了自己的一个流派,即杨氏诗歌流派。

  mary非常美:雨雪兮说得我表示赞同。自上个世纪末以来,我也一直在写诗歌,都是大众化的,也比较口语化,比如我写过即首这样的诗歌,现在我朗诵给在座的各位专家听一听:“《棉被》思念是一床棉被/当秋天来临/我拥抱我的棉被/在里面呢侬/诉说着imissyou/无数睡梦里棉被划落/在月光下沉寂/和哀伤/早晨我寻找我的棉被/拥入怀中//夏天打开柜子/怔楞着/我看看他/他瞪着我/无奈地祈望/又一个秋天的来临/。。。。。。/我在院子往下望/有人在晒棉被/用棍子抽打柔弱的棉被/棉被,你会疼吗/疼吗”,还有一首《无题》:“它在天空望着/手里拿着的棉花糖/它挤出各种形状/令我手举云朵/糖在天上//我却不曾留意/不曾抬头望一望/舔不到甜/舌尖空荡/天空下起了雨/是它的眼泪/还是我的忧伤//我的糖,糖/。。。。。。。。”。云是我家乡当时批评我那首《棉被》太过饱满,没了想象空间,因为你不是叙述一件事,至少去掉开头一句,好些。我觉得说得有道理,应该向诗人杨云充学习,他的作品很有想象力,不是一般人能读得懂的。

  傻子更聪明:现在写诗歌都时髦不知所云,我主编的《诗选刊》上面所编发的诗歌作品基本上都是很深奥的,不是普通人读得明白的,对那些通俗易懂的诗歌我们的选稿原则是一概不用。下一期,我们的《诗选刊》将重点推出子归的青年诗人杨云充的诗歌作品。杨云充的诗歌作品给我的感觉是作者钻在字词里营造自我,与生活与读者没多少关系。我认为这些诗歌是作者的情感冲动,是作者心灵喷发的向往的火花,风格语言是个性化的,思想内核是个性化的,这就是前面雨雪兮提到的杨氏风格诗歌流派。

  子默:你们说得都很好,我个人基本上表示赞同。而我个人认为诗歌的特点则是高度概括社会生活的,是情感的饱和,要有鲜明的节奏河韵律。我们这个群体中诗人比较多,但是出色的诗人不多,特别是象杨云充这样的诗人更加不多见,这是我们诗歌领域的活宝,我们应该要好好珍惜,好好爱护,好好宣传。说到高度概括,是因为我们这个群体的特定生活本来就是社会浪潮的高度概括,是人生情感的小儿癫痫偏方集中浓缩,它有着象杨云充诗歌作品富有的想象力、鲜明的节奏感和韵律感。林语堂先生说得好:“一个人的文华常被他的‘文学爱人’所藻饰,他在思想上和表现方式上,会渐渐地近似这位爱人。”

  刘尔谋:今天在这里,我想谈一个表现方式的问题,说到表现方式问题,其实也就是个不断发展的问题。现在我们来读读杨云充的诗歌,有丰富的想象力底蕴,有浓烈的个人情感,有创新的前瞻性,但是表现方式还应该大胆些。不知在座的各位以为如何呢?

  莲叶田田:说得是。我认为杨云充的诗歌在某些方面还应该大胆些,虽然在座的各位都基本上认同杨云充已经形成了自己的杨氏风格诗歌流派,这也是说他的诗歌风格大改了一番,创作产生了一个飞跃。我们一开始也存在这样的疑惑:诗歌真的可以这样写吗?但是事实上杨云充的诗歌已经被子归大多数网友所接受并得到好评。有人说:“诗是生命的汁液”,这话我很赞同。

  司马长风:你们说道诗歌创作大胆的问题,我也很赞同。写诗歌不能太逻辑化了,这诗歌一逻辑化,那整个诗歌体系都会崩溃的。比如杨云充的有些诗歌句子就很大胆,想象力十分丰富,他的诗歌作品中出现的“用脚吹干眼泪”、“用喉咙进行思念”等句子其实还可以大胆,比如象“骨骼里的白垩纪惊慌地崩溃/射出的箭矢应声折断”这样的句子,内涵很深,只有用心去体会才能体会出这其中的诗意来。

  白衣胜雪:我认为写诗首先与个人的天赋有关联,也与人的个性有关。比如杨云充,他就有这方面的天赋,想象力就是最重要的天赋之一,他在写诗过程中能想象夜把鸟惊醒、夜把心思屠戮、心思望穿秋水等等。这些都是个人的性格决定了不喜欢把事物展开去表达的方式,所以人们都认为成为诗人需要靠“天赋”的。

  师永平:我也认为诗人应该具备天赋,诗人是语言创造的先驱。比如杨云充,他就创造出“脚放纵思念”、“脚吹干眼泪”的妙句来。当然诗人不是政治家这点在这里需要强调,政治家主要依靠法律和政策来平衡社会需要,而诗人通过美的发现和想象来弥合心灵的需要。诗歌在表现中创新了语言,语言便带动了思维的创造,思维的创造就能使社会不断进步。这也是诗歌与个人的关系。好诗总是说出人们想说而又一时没说出来的话,表达人们最想表达的情感。

  雨雪兮:诗歌是人们情感的结晶,写诗的人情感一般比较敏锐,特别是青年诗人,有很多新意和出人意外的精妙佳句让人把玩不止。比如杨云充在写月亮升起来了是这样写的“夜/捧起弯镰/伤了断面/割碎/窗前的红烛/地下/憔悴的红泪”,这就很有新意,接下去月亮割碎窗前的红烛和地下憔悴的红泪,镰刀可以割碎窗前的红烛,但在这里诗人杨云充把他的想象力发挥得淋漓尽致,想象月亮割碎地下的红泪,这就是诗人的精妙。地下,我们一般理解是阴曹地府,所以在一首诗的一小节的寥寥数语里居然把天上、人间、地下三届都写上了,这说明诗人在提炼精华的时候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了。但是这天上、人间、地下这和主题夜又有什么关系呢?这又体现了诗人故意给读者留下拉萨治疗癫痫哪里好的想象空间,你们读者怎么想都可以。

  云是我家乡:雨雪兮说的我赞成。就诗人个人而言,我希望每个人都应该象诗人杨云充学习,应该自由地驰骋在广阔的想象中去,自由地把文字玩成诗歌艺术。诗心都是一样的,我们应该多花点时间去呵护,就象呵护我们身边的花草树木一样,诗歌就好比是我们身边的花草树木各具特色。虽然诗歌发展是有起伏的,但是有低潮就会有高潮,现在诗人杨云充的出现,就把我们现代诗歌从低潮带向高潮,尽管还没有真正达到高潮,但我对诗歌的前景充满这自信,杨云充的诗歌已经开始给我们诗坛刮起一阵杨柳风,不对,应该是杨氏风格诗歌流派。

  mary非常美:大家都说得很好,我也赞成。我还想说得是,不管以什么样的方式写诗,诗歌作品应该是形神兼备的。“神”就是生命的渴望和理想。诗人杨云充在这方面做得很不错,比如他在诗中写道:“我是夜/凄凄迷迷/萧萧索索/问/倥偬了千古/答/刺伤了红颜白发”。虽然读者很难理清楚诗人想要说什么?想要表达什么意思?但是最后一小节,又是问,又是答,而且红颜与白发凑在一起,红颜对白发,对仗很工整,这就是“形”,是形式美。至于神呢?那就是诗人故意地东一锤头西一棒子故意制造诗意,这就是写诗!这样的写作确实值得我们大家好好学习一下。

  刘尔谋:我写了这么多年的诗,今天通过品读诗人杨云充的诗歌作品之后,我才真正感悟到,要靠近诗歌,特别是靠近诗的本质,还得从感悟生命开始,还得从想象力方面着手。据美国学者哈特推算,四十五亿年前,地球出现生命的概率是十的负三十次方,这意味着生命出现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因此,生命是一次报端的奇迹,可以说,任何一个人的生命体,都是宇宙间的一个“唯一”,即便生下来就是瞎子、哑巴,他也是万物无法替代的一个“独特”,是宇宙间一朵令万物景仰的奇葩。所以,我们怎么能不为之感慨万千而充满激情地去写诗呢?谢谢诗人杨云充作品研讨会给我们大家带来的感悟。

  傻子更聪明:我赞成刘尔谋这个有关感悟生命的观点。用古典韵味表现当时的诗歌生命意境这在古今优秀诗人的代表作中可以找来作为例证,比如我们现场研讨的诗人杨云充的诗歌作品就可以作为例证。比如他在诗歌中这样写道:“拥/一篝/江边渔火在怀里/仍/温暖不了/思念中的渡口/寒山/钟声/敲打船上的回忆/是谁?/在江面上/那一曲衷情/撩拨沉睡的鱼儿”。这小节有些句子是有的味道的,因为借用了古诗的典故韵味。虽然有些句子莫名其妙,但是那是诗人在感悟生命,诗人把江边一篝渔火拥抱在怀里,诗人是不怕篝火烧死的,而且还温暖不了思念中的渡口。“寒山/钟声/敲打船上的回忆/是谁?在江面上/那一曲衷情/撩拨沉睡的鱼儿”,这几句与“我是夜”又有什么关系呢?一般的读者是品不出其中的联系的,这就是诗人的高妙之处,如果诗歌能让一般人读明白,那就不叫诗歌了。

  子默:你们说的我也都基本上赞成。诗人杨云充的诗歌作品能从人生与宇宙意识的最高关系上,以“体五材之并用,仪形不极;像八音之迭起,感会无癫痫病人的寿命会短吗方”以及“中和”所具有的审美态度来表现诗歌作品的内在生命意识与宇宙意识。因此,中国现代诗歌的生命感,从根本上说,从代表人物诗人杨云充的诗歌作品中表现于它的内在生命之结构,但是,对于中国现代诗歌的内在生命之结构美,我们还需进一步探研。

  司马长风:不管如何研讨诗歌,也不管如何讨论诗歌理论,我还是喜欢诗人杨云充的诗歌作品。比如他在诗歌中写道:“你/挥霍我/甜美梦乡/我/蹂躏你/寂寞无眠”。这几行如果不分行,写成散文就是“你挥霍我甜美梦乡,我蹂躏你寂寞无眠”,这里一般读者基本上都能看明白一些,意思是你挥霍了我甜美的梦乡,那我就蹂躏你,让你寂寞得睡不着,这说明诗人的报复心很强,但是报复心强又与主题我是夜有什么关系呢?这就要靠我们的读者去理会诗人留给我们的东西,要展开想象翅膀,不断领会诗人给我们的诗意。

  莲叶田田:说的是,我认为这就是成功的诗歌了。如果诗歌一味追求技巧上的探索,那仅仅是个人行为。我主张文以载道,诗歌是各种各样的,正应在座的各位讲到的生命是报端的奇迹的一说,粗糙的呐喊也是一种风格。诗人杨云充的诗歌就很不错,我也很喜欢,比如他写的:“残月/如钩/剖不开淡淡的哀愁/却/割伤/那个回忆的渡口”。这里出现的残月如钩,这钩到底是剖呢?还是割?还是勾呢?诗人的钩在这里又是剖又是割,惟独就是不勾,一般的读者是不知道钩可以用来剖,还可以用来割的,也许是诗人有自己的用意吧。或许想象力可以解决读者的疑问。我还喜欢诗人杨云充猜谜语式的诗句,比如:“诗/僵硬了手指/掏空心思/填不平/深邃沟壑”。这里又是拟人,又是抒情。这是诗人写什么呢?为什么僵硬了手指?为什么掏空心思也填不平深邃沟壑呢?也许一般读者读懂了就不叫诗歌了,就没有诗意了。这就是诗人故意让读者搞不明白他在写什么,写诗就是猜谜语,所以读者应该展开自己的想象力去猜。

  梅骊:在研讨会结束之前,我再说记句,对在座的各位和我们诗人杨云冲为首的这支诗人队伍中的诗人表示感谢,特别是要祝贺“花圈店老板兼诗人杨云充诗歌作品研讨会”取得圆满成功!同时祝愿花圈店老板兼诗人杨云充才华不老,创作丰收。今天,来自祖国四面八方的诗人、诗歌评论家在这里关注网络文学,讨论网络诗歌,mary非常美女士还是从英国大不列颠赶来的,尽管她做生意很艰辛,但她还是情系这方文学事业,难能可贵啊。《淮南子原道训》将四方指为天下,《诗经大雅》更将四方指为四方之国,诗人的使命应该在四方八面高唱我们时代的心声。今天再次借此机会也代表大家感谢闪耀再祖国四面八方的诗人和诗歌评论家,为隆重推出我们的新生代诗人杨云充做出的辛苦努力!也谢谢花圈店老板兼诗人杨云充为中国现代诗歌发展所做出的不可磨灭的贡献!

  谢谢大家参加研讨会!研讨会到此结束!请各位诗人、诗歌评论家到诗人杨云冲花圈店旁边的“不知所云大酒店”用晚餐!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