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数字生命 >正文

告慰昨天――那一段真实而迷离的大学四年

时间2018-11-01 来源:末日进化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我站在天辰大厦20楼2005室的窗口,半弯着身子,看着西边的残阳慢慢的沉伦。眼前是死寂一样的绿色,远方汽车的嚣叫掩饰不住这个城市的浮躁与肤浅。

   我开始怀疑我是否来过这所,是否真的在潍坊了四年,是否真的遇见了那么多的人。我曾经的远方,我曾期待的未来,他们都像乌托邦一样刺痛了我心里唯一的一丝。
   很久以前一直以为九月是那样的。有秋天,有朴树和许巍的歌声,有去大学的火车,有远方,还有告别。然而一切都在这个炎热的夏天破碎。九月变得那样的遥远而迷离。
   我鼻孔总是在有太阳的时候打喷嚏和流血,在窗台上看完最后一抹残阳,暗红的液体就顺着手指无声的滑落。我愤怒的将陪伴了我四年的钢笔扔了出去,看着钢笔像血花一样在空中飞舞,那么飘渺那么虚无。透过落地玻璃窗我看到了我脸上的苍白及。那张脸在23年前还笑得那么灿烂。我清楚的记得,那时告诉我说,你看到山上野花儿开了,夏天就来了。
   现在不也是夏天么?路边有那么多孤立的花儿。它们像一样枯萎。
   没有任何的原因,犹如自从这个夏天到来的时候,身体就有种莫名的疼痛。一切变得腐烂。我试图用各种华丽的姿势在镜头前掩饰我的,可我总是喜欢在夏天的时候一个人悄悄落泪。
   铁路。隧道。金黄的麦田。一个个唯美而突兀的画面。
   我幻想的生活是那样的,可他们只用四年的就让我对他们彻底的。像蝴蝶一样飞远。
   写作。足球。兼职。在潍坊的四年,这些占据了我生活的全部。只有这些才是真实而沉醉的,我喜欢这种生活。我需要在绝对安静的世界里独自崩溃,然后对着墙壁和黑夜听朴树和许巍,听他们在台上歇斯底里呐喊他们逝去的。
   我的青春一样逝去,但很美丽。四年的大学四年的空荡,没有没有,它们像一片废墟一样,铬印着我有些疲惫的身体和激情。

   一,秋天启程的火车
   秋天的时候,我独自来到了这座城市,潍坊。传说中的潍大是一所很,我卑微的问了一圈人之后才知道去学校的路线。坐在破乱的56路公共汽车上,女售票员对着每一个上下车的乘客怒吼。我看着自已身上已经洗得发黄的白衬衫,再一次流了下来。我甚至来到这样一个城市,瞬间有种想返家的,尽管那是一个贫穷落后的小镇。陡然想到浙江治疗癫痫哪家好来这座城市之前是妈妈送我上车的,那天她送我走了好远好远的路,我们。我知道她有很多的话要对我说,但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直到等到了通往县城的一辆巴士。车起动时妈妈就像电影画面里放的一样跟着车走了好远好远,但我和妈妈的眼泪都比电影里要真实得多。
   进校门时,没有人接待我。我和在学校兜了很多的圈子终于还是迷了路,在迷路的同时碰到了一个同学,此后,他成为了我三年的舍友。后来我就天天在校园里闲逛,以便不再迷路。而四年后,我还是迷了路,在的十字路口上。四年前,来校时,学校南门在修路;四年后,离校时,学校北门在修路。我用了四年的时间来寻找一条属于自己的路,而这个城市仿佛用了四年的时间来完善属于它的路。
   两个星期的军训像一场抗日战争。久招“虐待”的教官终于有了“虐待”别人的机会,所以他们像“疯狗”一样“虐待”我们,然后“肆无忌惮”地去讨好那些稍微有点姿色但又不是太丰满的。军营里几年的饥渴得到暂时的放纵。
   军训结束后,所有人开始进入正规的学习阶段。曾经幻想的大学是那样的美好,每个人都忙碌着加入各种社团及组织,试图通过各种渠道来寻取他们幻想中的爱情及校园生活的丰富。然而半年的大学生活让他们对一切,即使还有一丝也不过是的某个姑娘还没给他们明确的回复。他们根本不知道那种的无畏。
   睡觉,扑克牌,游荡。我也曾像某些学生一样乖乖的在树林里背着英文单词,去中介中心找兼职做,后来才发现这一切的一切也不过是想自已的好奇心,给自已一种大学生活的形式上的丰富罢了。我讨厌不真实的东西。就像大学四年的梦想。

   同样是在秋天的时候,我独自一个人去了北京。那是一个我梦想中的城市。坐在火车上,我将脸紧紧的贴在靠窗玻璃上,脑中浮现着妈妈的奔跑。眼泪。北方平原里的大片麦田沉痛着我关于秋天。纯朴的农民站在麦田中收获着空空的欢喜,只有火车呼啸着他们的希望。我开始想,我的秋天是注定属于远方的,我也是注定一生流浪在路上的。行走在路上,生活在别处。
   二,冬天冻结的梦想
   潍坊的冬天不下雪。下雨。刮风。
   我记忆中的冬天会有一些波澜壮阔。然而我没有,除了疼痛,除了那些落尽华美,洗尽铅华的冷漠与淡然。
   在冬天的时候。我的梦想开始被冻结。
   深重,枯瘦,残忍。蕴藏了太云南去哪看癫痫最好多的抑郁,象血液在皮肤下面的奔流与飞溅。也象骷髅。真实的突兀。从求索文学社的身上我看到了太多的丑陋及的肮脏。记得在写这篇之前我就给自已说过不要涉及到梦想的,因为我的大学没有实现的梦想。可是我还是忍不住提到了一些梦想,至少那些梦想曾从我的历程中经过,我应该记录下它们。就像我应该记录下自已的青春。
   在那个冬天,我蜷缩着身子躲藏在城市的暗角。我有无法宣泄的失望与感伤。每天下午我会在足球场上疯狂的宣泄自己,夜晚在六号教学楼404上自习。
   后来我在上重重的写上“梦想”两字。再后来“梦想”两字慢慢的被“冻结”两字所覆盖。我想用四年的梦想在我的生命中画上一幅的图画,筑造一座未来的梦想桥梁。我还曾对自己发誓说:我要为大学四年作词作曲,用音乐来祭奠我的梦想;我要为大学四年写一本小说,记录下我无悔的青春岁月……
   然后一切只是虚幻。那些乌托邦的日子。
   三,春天真实的阴霾
   她妈的阴霾的春天。
   一到春天,我的歌词就灰飞烟灭了。我将我的笔和梦尘封了起来。开始不停的写一些感性化的文字发到一些杂志或是网站上。任何一个征文比赛,同时不错过任何一场足球比赛。
   我将自已隐藏在阴暗而潮湿的宿舍里压抑所有的激情,不再幻想。从图书馆借来的书和许巍的音乐迷漫着我整个床铺。厚厚的哲学书藉堆满了我整个床头,地板上零星的散乱着一些音乐或是足球杂志,后来在无数次的搬宿舍过程中不断的抛弃了它们。夜晚可以听到隔壁房间疯狂而尖锐的打牌声响。清晨醒来时我常常泪流满面,我没有因任何事情而,只是我需要眼泪。我对一切事情业已麻木。他们都像一样离我远去。
   我也时常幻想着我的生活会有很多种可能性,它们像五彩缤纷的梦一样环绕着我那并不的生活,然而现实中的每一种可能性都不是我想要的。我甚至不再知道自已想要什么,能要什么。周而复始的生活,周而复始的麻木,周而复始的一无所有……
   我光着脚丫在青岛海边不停的奔跑,赤裸的肌肤裸露我赤裸的。我多么想回到小时候看到一只蝴蝶就能快乐一下午的时光,可是我再也回不去了。事实上我从上小学起就开始不快乐。那时看着大人们疲惫的以及为了生存而劳碌奔波的身影,我的心脏就有断裂般的疼痛。
   后来我常常跟在妈妈的身后,在她干农活的时候我独自一人在农田里奔跑。拿谁能治疗羊癫疯治疗着锄头拼命的帮她干活。砍柴,放牛,锄地,种玉米,收甘蔗,插秧,收水稻。做着一切农村该做的事,身材瘦小,衣着朴实。傍晚一家人守在昏黄的灯下,吃饭,沉默。

   这样的日子一直延续到12岁我离家。在都川镇都川求学。中途我一直都是乖乖的或是的。
   19岁那年我来到潍坊。一晃已经渡过了四个春天,而我的希望还没有发芽。现在我又了这座城市,离开这个陪同我渡过了四个春天的地方。
   四,夏天的
   夏天什么东西都容易腐烂。
   一些宿命的伤感在夏天变得撕毁般的溃败。人们的离别不再吉它或是草皮上的烛光派对,而是悄无声息以及莫名其妙。虚伪的或是招手已变成了欺骗诀别的最后合影。我开始每天忙碌的奔跑于校园的每一个角落,寻找曾被或是的足迹。每个夜晚的啤酒聚会总是变得莫名的伤感或是自不量力,四年前的身影依然回荡在眼前。
   我依然孤身一人。
   中间经历过的那些人一个也没能留下来。我认识的,认识我的。有些我们会一起合影,拥抱,道别。然而有些只是短暂的停留,连挥手道别的机会都没有。
   也许人生就是不停的告别吧。
   这个6月的盛夏我还是会离开潍坊,我知道这次离开也许意味着永远的诀别。我在下一个陌生的城市里再次寻找属于我的梦想。尽管我也曾打着‘’的恍子告诉自已要不停的行走,可是我真的不知道能去哪儿?或是哪儿才能让我留下,不再有不再有愤懑不再为了讨好某些人而虔诚的伪装自已?
   就在2008年6月4日,我参加毕业论文答辩时,走出教室的一霎那,泪水就又不自觉的流了下来。也许这是我最后一次站在这里了。当一个留校任教的“学长”在我面前说他曾看着一个个的校友离开校园,离开潍坊而自已还一直站在这里时,我也看到了他骨子深处的孤独与脆弱。
   终究是要离开的。离开不是决别,而是。
   我们一直害怕离开,其实我们是一直害怕成长。
   最后我要告诉那些还在校园里的哥们,曾陪我一起疯狂一起游荡的哥们。
   你们不用惦记我,但我会记住你们,永远!如果这个冬天北京不下雪我就再回来陪你们渡过四年,我发誓。

   那一年你正年轻关于羊角风的治疗医院>

   总觉得明天肯定会很美

   那就象一道光芒

   在你心里闪耀着

   怎能就让这不停燃烧的心

   就这样耗尽消失在平庸里

   你决定上路就离开这城市

   离开你深爱多年的姑娘

   这么多年你还在不停奔跑

   眼看着明天依然虚无缥缈

   在生存面前那的理想

   原来是那么脆弱不堪

   你站在这繁华的街上

   找不到你该去的方向

   你站在这繁华的街上

   到从来没有的慌张……

   你站在这繁华的街上

   找不到你该去的方向

   你站在这繁华的街上

   感觉到从来没有的慌张……

   你曾一些英雄的梦想

   好象黑夜里面温暖的灯光

   怎能没有了希望的力量

   只能够挺胸勇往直前

   你走在这繁华的街上

   在寻找你该去的方向

   你走在这繁华的街上

   再寻找你曾拥有的力量


   还是用许巍的《那一年》来结束和祭奠我们四年的青春和梦想吧!用青春的方式告慰青春,用流浪的方式告别伤感。
   再见,各位。再见,我的青春。

   2008年6月12日。北京。天辰大厦2005室。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上一篇:秀丫
  • 下一篇:岁月,请给我一点安静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